? 第508章 熟悉的她,熟悉的酒-国民男神爱上我 AG手机亚游|开户,火爆ag视讯玩法|HOME,亚游会|优惠

国民男神爱上我

第508章 熟悉的她,熟悉的酒

安知晓2017-5-10 2:9:52Ctrl+D 收藏本站


  应该说,是乔装成别人的陆小九,这幅面具,正好是那一天她潜入伯恩身边,并且和他发生关系的那副面具。陆柏看到这张脸就想到那格外热情的夜晚,身子瞬间紧绷,陆小九身边是一名中年男人,陆柏认得出来,是加州市长,她挽着他,低头浅笑不知道在说什么。
  陆小九也是诧异,没想到在工作时遇上陆柏,并且是以这幅姿态遇上陆柏。
  无忧门最近在调查一桩内部**案件,她和小乔,以及无忧门所有的女特工都乔装打扮去探情报,这也是为什么无忧门会有那么多女特工的缘故。
  这名州长好色,且极其喜欢东方女性,柔顺的头发,娇小的身材尤其是他的最爱,原本小乔自告奋勇要来色诱他,陆小九看着她平坦的胸部实在不好意思打击她。小乔郁闷极了,只好换了一个人,陆小九也不知道今天怎么了,竟然选了这幅面具,偏偏,还遇上了陆柏
  很显然,陆柏还记得她。
  陆柏微微握着拳,他并不生气,身为一名女特工,这种事情很平常,他会让廖梦影去做同样的事情,有些时候女人比男人要更有手段更能让人放下戒心。
  只是,看着这张脸,他就想起那美好又禁忌的晚上。
  陆柏和州长坐得比较远,两人说什么,陆柏听不清楚,唯独能看到陆小九脸上灿烂妩媚的笑容,戴上面具和本人似乎变了一个人,戴上了面具,就完全是另外一个人,性格都和本人不一样,这幅面容很美,他几乎贪恋这样的灿烂的笑容,并嫉妒坐在她对面的男人,可以听到她这么爽朗的笑声。
  小九连一句话都不想对他说了,更不可能再对他笑。
  原本他感冒,小九会给他精心准备饭菜,会给他打针,会无微不至地照顾他,一切都在叙利亚毁了,哪怕两人同处一室,小九都不想再和他说一个字。
  他最近总是在做一个反反复复的梦,折磨得他夜不能寐,他快要接近死神时做的梦,无时无刻不在刺痛他的心。
  ……
  天色渐渐晚了,华灯初上。
  陆小九和州长道别,原本想去洗手间,褪去这一身装扮,否则,在陆柏的眼光下,她没办法顶着这张脸,禁忌的,刺激和羞耻的记忆会蜂拥而至。
  谁知道,在去洗手间的途中,遇上了陆柏,他仿佛特意等在这条新古典风格的走廊中,好整以暇地看着他,陆小九很想假装不认识他,陆柏扣住她的手臂,往前一带,把她困在墙壁和胸膛之间,陆小九扬起一抹妩媚的笑容,“先生,有事吗?”
  陆柏一手轻轻地扣住她的腰,含笑的眉目有着一抹难见的温柔,就像他毕生所有的爱意倾巢而出,只敢流露在戴了面具的陆小九面前。
  “我叫陆柏,很高兴又遇见你,一直忘了问,你叫什么名字?”
  他的声音温柔得仿佛要滴出水来。
  陆小九有点恍惚。
  这样的陆柏,从未见过。
  倒是有点像当年热恋中的天一。
  “露易丝。”陆小九说,这一说出来差点咬掉自己的舌头,因为陆小九的英文名,就是露易丝,还是陆柏取的名字,陆柏眼眸里盛满了温柔,握住太手腕的手,轻轻地张开贴着她的掌心,陆小九心跳如雷,然而,想到叙利亚那无情的一枪,所有的火热如被人浇了一盆冷水,陆柏握着她的手抵在墙壁上,低头吻住她的唇。
  陆小九刚要揍他,突然想起,她现在的身份是露易丝,不是陆小九,陆柏扣住她的腰,她柔软的身子贴着他,两团柔软的擦着他的胸膛,长达一分半的热吻,吻得陆小九唇瓣红肿,陆柏浅色的眼眸里有一簇跳跃的火苗,他的气息近得有一种侵略的意味。
  “还想不起我是谁吗?”
  陆小九脸色红得可怕,紧张地点了点头,“想起来了。”
  陆柏突然牵着陆小九,穿过这条长长的新古典风格长廊,陆小九惊呼,想要挣扎又不敢太过用力,只敢轻轻地推着他的手,陆柏的力气意外意外地吓人,陆小九握紧他的手,随着他狂奔,不知道他要带她去哪儿,心里又怒,又羞,无比后悔今天为什么要戴这幅面具出来。
  他喜欢这个女孩吗?
  那天离开时,他不是很冷漠地说,要吃药吗?
  为何今天见到她,却又变了一副模样。
  陆柏把陆小九塞进了车子后座,他也随着钻进去,吻住了陆小九的唇,陆小九瞪圆了眼睛,推着他的胸膛,没想到他竟然是想……
  陆柏被她大力推着,退离她的唇,他喘着粗气,呼吸深沉,眼里的火焰灼热得无法隐藏,陆柏鼻尖抵着她的鼻尖,陆小九说,“陆先生,请你尊重我,我不是那种……”
  “我会负责。”陆柏轻声说,浅色的眼眸在狭小的空间里,显得格外的诱惑人,“别拒绝我,我会负责的,好吗?”
  陆小九大惊,陆柏那么重承诺的人,他知道说出这句话意味着什么吗?难道她要求结婚,他也会同意吗?陆柏在她呆愣时再一次吻住她的唇,陆小九被他推到在真皮椅子上,陆柏的长腿挤进了小九的双腿,疯狂地亲吻着她的唇。陆柏顺着她的脖子一路往下吻着。
  ……
  陆小九一手撑着车窗,灼热的呼吸吹得车窗蒙上了一股雾气,她的脸上,全是汗水,汗水顺着脸颊一直落到推高的裙子里。
  车内的空间太过狭小,空气不流通,闷得胸疼,陆小九的心脏却跳得飞快,陆柏的吻落在她的背部,下身动作毫不含糊,凶狠地啃吻着她的肩膀。
  ……
  一场激烈,又闷热的情事,像是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陆小九趴在车座上,陆柏怕压着她,把她抱在怀里,陆小九软软地趴在陆柏怀里,心里羞愤交加,她怎么又和陆柏做了?
  陆柏一手插在她的头发里,陆小九今天卷了头发,换了造型,头发里全是汗水,两人身上的衣服几乎完好,陆柏温存地吻着她的侧脸,她的脖子,他有一股嗜血的冲动,想咬她的血管,尝一尝她鲜血的味道。他想和她说一句对不起,叙利亚的事情,他很抱歉,伤了她,几乎要了他的命。
  可他什么都没办法说,只能不断地亲吻着她的皮肤,仿佛得了肌肤焦渴症。
  陆小九羞愤欲死,打死不能让陆柏知道是她,否则,怎么面对呢?他认不出她,她可是知道那是陆柏啊,陆小九挣扎着要离开,陆柏却扣住她的腰。
  “别走!”陆柏下巴抵在她光滑的肩膀上,“别离开我。”
  ……
  陆小九心中大震,陆柏语气酸涩得令她心中如如针刺似的,可一想到叙利亚那一幕,她整个人都仿佛都被撕裂了,陆小九的理智和情感在剧烈地交织。
  “对不起!”他吻着她的肩膀,落下一个又一个温柔的吻。
  “我想回家了,你放开我。”
  陆柏微笑地看着她,“跟我回家,好吗?”
  陆小九,“……”
  一直到烽火集团大厦,陆小九才惊觉自己是疯了,竟然真的跟陆柏又回到了这个地方,陆柏打横抱着她一路上了顶楼,专属的电梯没有遇上一个人。陆小九内心天人纠缠,陆柏把她放到黑色缎面的大床上,目光深深地看着她,他没有开灯,只有一些昏暗的灯光落地窗倾斜而来,衬得她皮肤洁白如玉,陆小九心口狂跳,陆柏眼里盛满了笑意,温柔如月光,陆小九从未想过,换了一个身份,换了一个面孔,她会得到陆柏的温柔。
  那些爱与恨,交织难缠的往事,仿佛从未发生过,他们回到了少年时,相互倾慕,两情相悦时,陆小九心酸地红了眼睛。
  陆柏轻轻的擦着她的眼泪,吻上她的眼睑,“怎么哭了?”
  陆小九摇了摇头,落下他的脖子吻上他的唇,陆柏顺力倒在床上,抱在她滚了一圈,被陆小九压在下面,陆小九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这张面孔时常出现在她的梦中,少了这幅岁月静好时的模样,她多么怀念少年时桀骜不驯的陆柏,不管什么时候她看向他,都会发现他的眼光落在她的身上,那是一种心有灵犀的快乐,我喜欢的人,正好也喜欢我。
  “你喜欢我吗?”
  “我爱你。”陆柏说。
  “可是,你才叫见过我一面。”陆小九的语气带着一抹不悦,“你喜欢的是我的身体吧。”
  “身体也是你的一部分。”陆柏说,“爱一个人,和爱一个人的身体,没有本质上的区别。”
  “那如果我要你娶我呢?”
  “求之不得。”陆柏深深地看着她,“只要你愿意。”
  陆小九,“……”
  他们都在追寻一些,明明知道永远得不到的情感,执迷不悟,明知道是虚无缥缈的承诺,永远无法大白于阳光下,撕开伪装,所有的承诺都成了笑话,他们却依然九死不悔地追逐着,即使遍体鳞伤。
  他曾经……差点杀了她。
  算不算报了当年她的一刀之仇。
  *
  小剧场见哈!!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手机请访问:http://.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