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12章 二十四孝好情人-国民男神爱上我 AG手机亚游|开户,火爆ag视讯玩法|HOME,亚游会|优惠

国民男神爱上我

第512章 二十四孝好情人

安知晓2017-5-10 2:10:10Ctrl+D 收藏本站


  陆小九心里悲喜难言,又是喜悦又很心酸妒忌,妒忌得到他所有温柔都露易丝,心酸只得到他无情子弹的陆小九,她分不清心里什么滋味。
  气氛在林景生的幽默下,很快又变得快乐起来,陆小九也就忘了这一茬,林景生和陆小九猜拳,喝了不少酒,陆柏在一旁夺过她都酒杯,“好了,别多喝。”
  “我酒量很好的。”陆小九说。
  陆柏说,“酒量好也不能多喝,你忘了,你晚上还有事情要做?”
  “什么事情?”陆小九疑惑。
  陆柏笑得意味深长,“比如说,跳个舞什么的。”
  陆小九脸色爆红,想到她胡乱扯都艳舞什么的,林景生啧啧啧说,“我总感觉自己听到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众人大笑,陆柏说,“不用理他们这群单身狗的嘲笑,他们是嫉妒。”
  楚凛翻了一个白眼,简直不想看面前这一对情侣秀恩爱。
  气氛太甜蜜,简直就是给单身狗一万点伤害,不能愉快地玩耍了。
  一顿夜宵吃得彼此心情都很好,散场时分两路走,陆柏和陆小九手牵手漫步在纽约街头,这个季节夜晚的天气有点冷,陆柏搂着她的肩膀,“冷吗?”
  “不冷。”陆小九微笑说,“你的朋友都很有意思。”
  “他们是我的兄弟,我最信任的人。”
  “看得出来,你们感情很好。”
  陆柏轻轻一笑,捏紧了她的掌心,心情像是涂了蜜,今天一整天都是甜蜜的,他不愿意小九喝高了,后悔了,他想这样的日子多停留。
  多一天是一天。
  “吃得好撑啊。”陆小九眉目都带着温柔,揉着小肚子,“我感觉和你一起我一定会变胖的。”
  “你胖一点更好看。”
  “我怕再胖就比你重了。”
  “……”
  陆小九见他欲言又止的表情,哈哈哈大笑地勾着他的脖子,“阿柏,你怎么那么可爱啊。”
  陆柏心想,从来没有人用可爱这个词语来形容他。
  真是很新鲜的一件事。
  陆小九说,“你真是一个好情人,当你的恋人一定很开心。”
  陆柏停下脚步,夜光下,他的眼睛像是倒影了整座城市的光,“那你愿意和我谈恋爱吗?”
  “愿意。”陆小九说,“我愿意。”
  陆柏倾身吻住她的唇,这样心酸的温柔,剧烈疼痛的甜蜜,他就像是瘾君子,不断地着迷,深陷,无法自拨,他所有的悲喜,得失都仅系在一人身上。
  陆小九知道,她在玩火**,她在不负责任地承诺一些事情。
  可她真的想要找回一段,她曾经遗憾错失的生活。
  她的生活原本有另外一种可能性,如今,她竟然有机会,去尝试一下另外一种可能性,她知道结局会让彼此遍体鳞伤,她却依然执迷不悟地想去尝试。
  她就像做了一场不愿意醒来的美梦。
  越是甜蜜的虚幻梦境,越是凄凉悲惨的现实生活,她失去了虚幻的甜蜜,尝遍了现实的苦楚和悲凉。
  哪怕是短暂又没有结局的幸福,她也想去尝试。
  她想和陆柏好好谈一场恋爱。
  她从未有机会和陆柏,谈一场恋爱。
  即使两情相悦多年,却从未表白过,总是在错误的时间里,不断地错过。
  “我爱你。”陆柏说。
  “我也爱你。”陆小九微笑地回应着他的表白。
  陆柏轻轻地抚着她的脸蛋,能听到这句话,他已经心满意足,哪怕一颗子弹穿透他的心脏,此刻,他也死而无憾了。就算求而不得,可知道她的心意,哪怕是伪装的,他也心满意足,多么的可悲。
  他吻着她的眉心,牵着她的手想要一路走到永远。
  路边的花店,鲜花灿烂,陆柏微笑地看着陆小九,“你喜欢什么花?”
  “玫瑰。”陆小九说。
  黄色的郁金香在花店里,开得鲜艳,陆小九突然想起了那悲伤的花语,没有希望的爱,这么悲伤的花,不如换一种花来喜欢。
  至少,有爱情的甜蜜。
  陆柏买了一束玫瑰花,捧到她的面前,陆小九微笑地看着他,“你知道吗?曾经我有一个爱人,他每天早上都会在院子里摘一朵我喜欢的花朵送给我,每天晚上,他都拿着一朵花,从藤蔓爬上我的窗户,陪着我度过很多个悲伤的晚上,领着我走出黑白的世界。”
  陆柏问,“那你曾经的爱人呢?”
  “他死了。”陆小九看着陆柏,眼里溢满了悲伤,“他被人谋杀了。”
  陆柏指尖冰冷,轻轻地碰触着她的脸颊,“以后,我来代替他爱你,好不好?”
  “……好。”陆小九抱着他。
  玫瑰的红,刺痛了她的眼。
  陆小九知道,许多事情,讲究的不过是一个缘分,她和天一可能缘分太浅,可她没办法不去怨恨陆柏,因为陆柏让她失去的,不仅仅是天一。
  还有,爸爸,妈妈。
  她的全部!
  她对陆柏的爱,远远抵不上那些鲜活的生命,这世上上没什么比那些鲜活的生命对她来说更重要。
  然而,对陆柏的爱,却早就融入到了骨髓里。
  爱有多深,恨就有多深。
  两人回到家,已经凌晨两点,原本陆柏还打算期待一下她的舞蹈,陆小九抱着他娇滴滴地撒娇,走了一天腿太酸,跳不动,昨晚睡得太少,困得要死,两人洗过澡抱在一起腻歪着睡觉,陆柏轻轻地拍着她的肩膀哄着她入眠,陆小九睡得很香,他突然想起陆小九说的那个爱人。
  每天早上一朵花,每天晚上爬着藤蔓去见她。
  那一段时间,是他最快乐的时间。
  哪怕,他每天都陷入,为什么陆咏要杀的愤怒和困惑中,那也是他最快乐的一段时光,因为戴上了天一的面具,他总算可以爱小九。
  他们认认真真地谈恋爱,他拼尽一切去追她。
  他不断地告诉自己,那是为了天一。
  然而,幸福和快乐的是他。
  不是天一。
  “我爱你,宝贝。”陆柏亲吻着她的额头。
  “你竟然在做饭。”陆小九揉着惺忪的眼,陆柏在开放式的厨房里正在准备早餐,陆小九昨天太累,睡得特别沉,陆柏微笑回头,“早,宝贝。”
  “早啊,大宝贝。”陆小九从背后抱着他,深呼吸,深深地眷恋他的气息,她穿着他的白衬衫,秀着蜜色的大长腿,原本白皙得和小腿两个颜色的脚被她弄成了均匀的蜜色,擦着红色的颜色,十分漂亮,陆小九鼻尖抵着他的背部,轻轻地蹭了蹭,陆柏关了火转身抱着她,把她抵在一旁的橱柜上,大手放在她臀部,轻轻地托起她,陆小九眉目都是妩媚,很配合地圈着他的腰。
  “一大早就来撩我。”陆柏轻咬她的鼻尖,两人腻歪在一起亲吻,他的衬衫宽宽松松地挂在她的身上,欲拒还迎,越发诱惑人,陆小九双手圈着他的脖子,凑上自己粉嫩的唇,青春年少气血方刚的,当然要撩啊,不然等到七老八十再撩吗?陆柏已经有了**,却拼命地克制着,不想让陆小九觉得他和她在一起就是为了上她,虽然他一直以来的表现的确像是这么回事。
  “我的男朋友,当然要撩了,不然放着别的狐狸精来撩吗?”陆小九舔着他的唇,陆柏咬着她的舌尖,惩罚地轻咬一口,陆小九喊疼,委屈地看着他,瞪陆柏一眼。
  “别的狐狸精怎么有你的魅力。”陆柏鼻尖蹭着她的鼻尖,“除了你,其他女人我都自带屏蔽功能。”
  “我可不信。”陆小九双手往下,握住他已经睡醒的小陆柏,“陆先生,你这么不经撩,我一点都没安全感。”
  “小妖精!”陆柏低低笑骂一声,抱着她滚在客厅的沙发上,整个人都覆上去,陆小九大笑地配合他,陆柏说,“你都把我榨干,毕竟我是烽火最大的病娇花,没什么精力,只能应付你一个人。”
  陆小九哈哈大笑,很快就笑不出来了。
  虽然他是烽火集团最大的病娇花,那也是一朵非常热情的病娇花,她都有点吃不消他的热情。
  一大早,里面就是春意满屏,廖梦影摸了摸鼻子,退到门口。
  真是有君王不早朝的节奏啊!
  要是顾小五,早就在穆凉头上贴两个字,昏庸。
  可是陆柏,她不敢!
  ……
  两人闹了一通,吃早餐已是一个多小时后的事情,陆柏做的早餐都凉了,陆小九撑着下巴看着他,“你竟然还有一手不错的手艺,煲汤很有一手哦。”
  “好喝吗?”
  “好喝。”陆小九很是配合地把汤喝干净了。
  “你喝汤会恶心吗?”
  “不会,其实,真的没那么严重。”只是恶心而已,不会真的吐出来。只是那种翻江倒海的感觉,非常不好受罢了,可对象是陆小九,那就没问题。
  “你不舒服,你都不告诉我。”
  “当然要保持最好的形象,怎么能告诉你我是一个病秧子呢?”
  “就算是病秧子,也是最帅的病秧子。”
  “就你睁眼说瞎话,说我比阿生帅,我就知道我在你眼里肯定是最帅的。”
  “你就是比林景生好看。”陆小九说。
  就算林景生从小就是花一朵,公然的美男子,她还是觉得小白的五官是最符合她审美的。
  “是,是,是,我最帅。”陆柏微笑地给她喂了一口粥,“昨天的演唱会看得尽兴吗?”
  “很开心。”
  “JD在纽约一共要办二十场演唱会。”
  “我不去了,我要去看,你又要背着我,看一场就好了。”陆小九可不想陆柏全程都背着他,毕竟,他看起来是如此的娇弱,“我可不敢虐待烽火集团的病娇花。”
  陆柏大笑,楚凛没进门就听到陆柏的笑声。
  疑惑地看着窗边,今天太阳没从西边升起来。
  那两人穿着一模一样的白衬衫坐着客厅里你侬我侬的,也不知道说什么,笑得那么甜蜜,简直比热恋还要热恋的甜蜜,闪瞎楚凛的狗眼。
  他看了看手上的报告,算了,他还是不要进去当电灯泡,感觉自己一定会是一个巨大瓦特的电灯泡。
  楚凛同情地拍了拍廖梦影的肩膀,真是辛苦你了,天天看着他们秀恩爱,天天吃狗粮,太不照顾单身狗了,简直可恨!
  廖梦影,“……”
  陆柏中午就带着陆小九出门了,穆凉问,“不用工作?”
  “我这几年来废寝忘食地工作,是时候休假了。”
  穆凉,“……”
  哥哥,这几年来我们都废寝忘食地工作,没谁休过假。
  陆柏一副我是老板我说了算的表情,带着陆小九愉快地翘班,穆凉面无表情,顾小五说,“四少,是时候找你的小女神好好地秀恩爱了。”
  总是偷窥,也不是个事啊。
  穆凉看顾小五一眼,“多事。”
  “我是为了你的幸福着想。”顾小五说,“你看二少,最近多么春风得意的。”
  “现在多春风得意,过一段时间就多撕心裂肺,有什么好羡慕的。”只不过是暴风雨前的一段宁静罢了,他不信叙利亚一事后,陆小九真的能毫无芥蒂。
  反正,他是不太理解陆柏和陆小九之间的感情的。
  “你不工作真的可以吗?”陆小九担心地问,怕不工作影响了他。
  “我目前只有一件工作,就是谈恋爱。”陆柏说,“谈恋爱是毕生大工程,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去培养,经营,所以比起所有的项目,这个项目才是最重要的。”
  “说得很有道理。”陆小九微笑地看着陆柏,他的眉目温柔极了,“那我值得你投资吗?”
  “值得。”
  “万一我将来伤害了你呢?”
  “我这样的二十四孝好情人,你为甚要伤害我?”
  “很有道理!”陆小九笑眯眯地说,双手搂着他的胳膊,“我不会伤害你。”
  至少,当我是露易丝时,我不会伤害你。
  可我是陆小九时,我们不共戴天。
  “我们今天要去做什么?”陆小九问。
  对于谈恋爱,她一向没什么经验。
  她仅有的一点经验,也是年少时的爱恋,正因为太过浓烈,消失时才更痛彻心扉。
  “你想做什么?”陆柏问,他想陪伴她做所有他想做的事情。
  最好的陪伴,不过如此。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手机请访问:http://.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