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20章 谁的执念,生生不息-国民男神爱上我 AG手机亚游|开户,火爆ag视讯玩法|HOME,亚游会|优惠

国民男神爱上我

第1020章 谁的执念,生生不息

安知晓2017-5-10 6:46:43Ctrl+D 收藏本站


  穆远除了面无表情外,已经不知道自己应该做出什么样的反应,不管什么样的反应,似乎都没什么用,杰克一贯是冷静自持的,这种冷静在于他还是君子般的冷静,总是静静地看着你,纵容着你所有的事情,不讲粗话,不说秽语,然而,他却是极其张扬的人,他有本事面无表情地看着你时,让你知道他在生气,你必须按照他的意思做,他总能不动声色地让你按照他的想法走,可你却极少能看到他大声说话。
  穆远却不一样。
  他冷静,沉稳,兵痞,比起杰克内敛的张扬,他是锋芒毕露,是天生的领导者,他荤素不忌,追杰克时,三十六计七十二变都上了,只要能泡到手,他不管什么办法,只是他没想到当年追杰克,竟然追得那么容易,他本以为追杰克,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甚至不清楚杰克喜不喜欢男人,本以为隔层山的事情结果就隔了一层纱,他颇为意外,欣喜若狂,享受过最极致的热恋后,剩下的漫长的……刀山火海。
  他当时想得非常清楚,不管他们之间有多少阻隔,他们都能度过去,只要能坚持就会有未来,现实却给了他一巴掌,他看不清楚杰克的心意。
  当年,杰克说,我们在一起只争朝夕,他不懂为什么,在分开后,却慢慢地懂了,只争朝夕后是漫长的折磨和伤害,他们用一辈子的思念和遗憾,换得一瞬间的快乐。
  多傻。
  杰克根本就没想过要和他白头,他却一意孤行地违背自己的信仰去和他在一起,最终,失去了所有,所以一脚踹开了杰克,追人的是他,甩人的必须也是他,否则,等他提分手,他连最后的尊严都没了。
  如今,再说爱,又有什么意思呢?
  穆远装死,他表示自己什么都听不到。
  杰克早就知道他会这一招,淡淡说,“我已经制作成文件,发到你的手机里,你可以每天循环播放听着你深情的表白。”
  “滚!”穆远说。
  杰克的手指划过他的脸,穆远别开了脸,一点都不想和他有任何的碰触,杰克又掐着他的下巴,“小远,你真的结婚了吗?”
  穆远,“是。”
  他扳过他的脸,“你看着我的眼睛,回答我。”
  穆远被逼得目光和他碰触,微微眯起了眼睛,他要怎么说呢?说谎?可说谎杰克一定能看出来,都说爱情能让人昏了脑,智商下降,这特么都是骗人的,就算谈恋爱,他的智商也就没下降过,一直都是如此可怖。
  “你是我什么人,管我结不结婚?”穆远不逊地看着他,“需要我叫你一声爹吗?”
  “你又不是没叫过。”
  穆远不知道想起来什么,脸色倏然爆红,“滚。”
  滚远一点,别来和他说一些乱七八糟有的没的。
  简直令人痛恨。
  杰克盯着他的唇,看得穆远心里发毛,他倏然欺身而上,鼻尖几乎碰触到他的鼻尖,穆远能清晰地感觉到他身上的侵略气息,简直要命。
  “你老婆叫什么名字?”
  穆远一怔,他还真不记得自己那个没见过面的未婚妻叫什么名字。
  “杨英。”随便胡扯了一个名字。
  “怎么和我听到的传闻不一样,我记得醒刘。”
  穆远心想,坏了。
  杰克松开手,淡淡说,“原来,你连自己老婆叫什么名字都忘记了。”
  “我是一名军人,整天在军队里,本来就没见过多少次,忘记有什么稀奇的。”
  “忘记别人的名字不稀奇,忘记自己老婆的名字就很稀奇。”杰克淡淡说,“我本来想着,弄死你这位老婆,看在你连他名字都记不住的份上,我就大发慈悲,放过她。”
  “杰克中校,你是一名军人。”
  杰克点点头,“所以?”
  “别去滥杀无辜。”
  “滥杀无辜?”杰克说,“我是美国中校,守护的自然是美国百姓。”
  简而言之,别人的死活,和我有什么关系。
  穆远淡淡说,“你简直就是……”
  一个疯子。
  一个冷静的疯子。
  “吓着你了?”他看起来并没有什么诚意地说,“那真是抱歉了。”
  “杰克,别发疯。”
  “我很冷静。”杰克淡淡说,“你是没见过我发疯的样子,我走了,你好好想一想,你是留,还是走。”
  “我要回国。”穆远没有任何思考。
  杰克淡淡说,“我说了,我不允许。”
  “善宁马上就过来了。”
  杰克站起来,目光极冷,“你不提善宁,我都忘了一件事,我和他还有仇,我就在这里等着他吧。”
  穆远,“……”
  他和善宁有什么仇?
  一个人畜无害的外交官,会和强国中校产生什么仇恨,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你想我在这里等他吗?”
  “滚!”
  杰克点了点头,“那你记住了,我不允许你走,你就不能走。”
  杰克转身离开,在不远处看到了穆凉。
  穆凉挑眉,杰克没打招呼,直接走了,穆凉暗忖,真没礼貌,看着心情不佳的模样,必然是三哥报仇了,非常好,他的八卦之火熊熊燃烧,已经不能克制了。
  真的不能克制了。
  他一定要去问清楚。
  刚走到病房就看到穆远看着窗外发呆,他突然想起一件事,大概是七八年前吧,他有一次回国过年,全家年夜饭的时候,唯独少了穆远,一开始大家以为他出任务了。结果大哥在地窖找到穆远,大年三十年夜饭,他一个人在地窖喝得烂醉,穆远是格外克制的人,从小参军,自制能力特别强,又是特种兵,几乎滴酒不沾,却在大年三十喝得烂醉如泥,差一点酒精中毒,大哥发现他时,他手脚冰冷,脸色煞白,就如一具死尸,他迷迷糊糊喊着一个名字。
  如今,穆凉后知后觉,恍然大悟。
  可这世上叫杰克的多如毛,安德森部长真是一点创意都没有起了一个如此大众化的名字,他怎么知道三哥喊的这个杰克,就是安德森中校呢。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手机请访问:http://.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