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49章 突如其来的意外-国民男神爱上我 AG手机亚游|开户,火爆ag视讯玩法|HOME,亚游会|优惠

国民男神爱上我

第1049章 突如其来的意外

安知晓2017-5-10 6:48:54Ctrl+D 收藏本站


  那天晚上过后,楚凛总期盼着林景生和他之间能有一些变化,然而,一切都没什么变化,可林景生也没有冷眼相待,至少在孩子们面前,林景生也不会给他脸色看,这让楚凛生出几分希望来,他知道林景生的态度已经软化了,许多问题,他们也可以开诚布公的谈一谈了。
  
  可他不急,这没什么可急的。
  
  这么多年都过去了,也没什么可急的,他总有时间和阿生慢慢地耗着。
  
  并非不爱,所以,他不急了。
  
  林景生把所有的事情,都藏于心底,需要他自己去摸索。
  
  他想要和阿生,长长久久在一起。
  
  与将和舟舟对楚凛也是各种爱,比起林景生还要亲热,一开始林景生还不觉得什么,最后心里有点不是滋味,特别是舟舟,几乎想要腻在楚凛身上。
  
  楚凛一开始觉得自己会排斥这对孩子,后面却发觉,他根本一点都不排斥,甚至是相当的喜欢,他们在温泉山庄度过了非常愉快的假期,楚歌的身体都好转许多,楚歌身体好转后被朋友拉着一起去爬山,山庄就只剩楚凛和林景生父子们,林景生一点都不担心皇宫的状况,因为皇宫里有摩根,他也能随时知道状态。
  
  “你喜欢孩子吗?”林景生问,不远处,两个孩子在玩耍,楚凛眼光都粘着他们,这几天舟舟都朝着要让楚凛陪伴,要和他一起睡觉。
  
  楚凛觉得自己喜欢极了。
  
  “喜欢。”
  
  “你喜欢他们是因为我,还是真心喜欢他们。”
  
  “当然是真心喜欢他们。”楚凛说,“你这几年很少去纽约,你不知道,嘟嘟就是一个小腹黑,一天说不上几句话,一说话就能怼死人,戈登是一个闷葫芦,一天也说不上几句话,可把我们几个愁坏了,也只有哈里回家的时候会热闹一些,平时你都感觉不到有孩子的存在,舟舟才是他们这个年龄该有的样子,活泼可爱,讨人喜欢。”
  
  “与将也很少话。”与将是他见过最沉默寡言的孩子,也不幽默,也不有趣,林景生知道,这是他的责任,他没有给孩子一个有爱的氛围,没有让孩子在爱的氛围里成长起来,这都是他的错,他想弥补的时候,与将性格都已经定了,早就没办法弥补了。
  
  “与将有与将讨人喜欢的地方。”楚凛说,“你把他教养得很好,很有礼貌,是一个小绅士。”
  
  “那是你不了解他。”
  
  林景生也没多说话,突然看见舟舟往假山上爬,旁边的看护人员正好走开了,林景生蹙眉,“舟舟,下来,假山上滑……”
  
  他话还没说完呢,舟舟倏然脚下一滑,从一米多高的假山上摔下来。
  
  “哇……爹地……”
  
  哭声震天。
  
  林景生脸色巨变,倏然窜起来跑过来,与将在一旁也吓坏了,刚刚他想要阻拦舟舟的,一时没能阻拦,楚凛紧随其后,林景生慌忙抱起舟舟,一手的血,舟舟的脑袋磕到石头,疯狂流血,林景生脸色惨白,慌忙做急救,楚凛打急救电话,舟舟哭的脸色涨红了,脸上的血管仿佛要爆料一样,通红通红的,鲜血不断地从后脑勺流,林景生猛然抱起他,大步往外走,他已经等不及救护车了,走了几步倏然想起来什么,“楚凛,你跟我来。”
  
  楚凛原本在看着与将,听到他说话,匆忙抱起与将一起过去。
  
  舟舟昏迷了过去,失血过多。
  
  上山的路只有一条,并不太平顺,弯弯曲曲的山路开得林景生心情烦躁,却依然没忘了车上还有楚凛和与将,他们在山脚下遇上了救护车,小王子出了事,一路戒严,没有车辆能够挡住救护车,在C国,社会车辆见到救护车和校车都必须要主动避让,如果被拍摄到两次不避让就会被吊销驾照,相当的严格。
  
  舟舟被送到最近的医院,林景生一手的鲜血,拖着楚凛一起推进去,“你去献血。”
  
  “不是,阿生,你明知道我是……”
  
  林景生眉心紧拧,明显有点急躁,他心脏跳动得特别快,紧张又焦虑,楚凛蹙眉看着他,他是RH阴性血,这世上都没几个人会有的血型。
  
  莫非舟舟也是?
  
  楚凛和林景生从小到大一起长大,知根知底,所以自然知道他的血型,他也随时准备献血,果然没一会儿护士就说了医院里没有舟舟的血型,需要家属献血,楚凛二话不说就过去捐献了。
  
  林景生脸色苍白得很难看,倏然感觉有人轻轻地拉着他的袖子。
  
  他一低头就对上了与将满眼的泪水。
  
  “爹地对不起,我没看好弟弟。”与将虽稳重,毕竟小,被这场景给吓坏了,林景生的手指还在滴血呢,都是舟舟的血,刚刚一路送来时,气息已经很微弱。
  
  与将吓坏了。
  
  “别怕,和与将没关系。”林景生蹲下身来,他轻声细语地安抚着大儿子,“别怕,爹地不怪你,弟弟是淘气了一点,可他会没事的,老天不会那么残忍。”
  
  这突如其来的意外,让林景生一时无法冷静下来,虽然从小和这两个孩子不太亲近,可他把他们当成眼珠子一样保护着,深怕他们有一点点意外。
  
  特别是舟舟,从小就淘气,摔过,磕过,碰过,却一直都没学到教训,这让他非常的头疼。
  
  林景生说,“宝贝,别哭了。”
  
  与将在林景生的安慰下,突然放声大哭。
  
  林景生心疼不已,只想着这件事能够迅速平息下来。
  
  他的宝贝小儿子能够平安,假山那么高,刚刚他几乎摸不到舟舟的气息。
  
  与将害怕极了。
  
  他知道弟弟淘气,所以一直跟着弟弟,温泉里也有看护的人,因为怕他们溺水,正好看护的人不在,弟弟怕上假山,他要把弟弟拽下来,可温泉山庄气候比较湿润,塔藓多,在他准备把他叫下来的时候,舟舟脚下一滑,与将害怕极了,他觉得自己不去叫弟弟,弟弟就不会摔跤了。
  
  他后怕极了。
  
  林景生抱着大儿子轻轻地哄着,又匆忙打电话让摩根送血过来。
  
  舟舟血型特殊,从小林景生就在烽火医院寻找捐献者,会把这特殊血型收藏,专门用于舟舟,儿子这么淘气,他希望用不上的一天,可也希望有一天如果真的要用上,不会那么即匆忙乱。
  
  烽火医院里,有这一类的血型。
  
  他太宝贝这两个孩子,情感上不知道该如何去亲近,可能为他们做的,他一直多默默地为他们做了。
  
  舟舟,你一定要平安。
  
  舟舟的情况特别的严重,颅内积血也很严重,最可怕的是,这家医院没办法动这么高难度的手术,必须要转院,这中途转院是非常危险的。
  
  摩根送血来后,烽火医院也派遣了专家随救护车而来迅速把小王子转到烽火医院去。
  
  林景生有些站不稳。
  
  王妃和亲王听到消息后,匆忙来医院,王妃早就哭成一个泪人儿,心疼极了。
  
  “奶奶……”与将扑到王妃怀里。
  
  “阿生,你怎么看护孩子的,怎么让他摔着了,还摔这么严重。”
  
  “对不起,妈妈。”林景生低着头,领着教训。
  
  楚凛献血后没多久,脸色苍白得很,在一旁也没怎么说话,这种情况下,他多想抱着林景生,给他安慰,让他支持,让他知道,他的身后还有自己,可他却什么都做不了,什么都做不了,只能这么看着阿生,看着他难过,绝望,特别是医生下病危通知书时,他看到林景生脚步踉跄,签字的手都在颤抖。
  
  两次病危通知书和手术通知书,林景生都颤抖着签字。
  
  楚凛心疼的不行。
  
  王妃晕了过去。
  
  一片混乱。
  
  摩根想把与将先带回去,与将却说什么都不肯,林景生也没办法,只能让他陪着一起坐,他怕吓着与将,去洗手间清洗了自己的手,刚一进洗手间,有人就跟了进来,并关上了门,反锁着。楚凛握着他的手,打开水龙头,为他清洗双手,满盆的淡红,林景生眼眶微红,在外面不敢泄露出来的恐惧,在楚凛面前,无法逃脱。
  
  “阿凛……”
  
  楚凛肝肠寸断,倏然把他抱在怀里,紧紧地抱在怀里。
  
  “阿凛,怎么办?”
  
  “舟舟不会有事的,他不会有事的。”楚凛这么保证着,其实,他什么都保证不了,可他只能和林景生这么许诺,若不然,林景生会更崩溃的。
  
  他听闻,与将身体不好,从小就不好,也有好几次病危,与将在病房挣扎的时候,阿生是不是也在外面痛苦挣扎,那时候,他是不是也是一个人躲在哪里伤心,没人陪伴。
  
  该死的,楚凛,这三年,你都做什么去了?
  
  为什么要让他一个人来承受这些事。
  
  发生这些事的时候,阿生最喜欢人陪伴的时候,他都做了什么,为什么这么晚才出现在他身边,他真该死,这时候,他抱着绝望的林景生,无比痛恨自己。
  
  “阿凛,如果舟舟出什么事情,我这辈子都无法面对你。”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