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65章 你在巴黎,可会记得我-国民男神爱上我 AG手机亚游|开户,火爆ag视讯玩法|HOME,亚游会|优惠

国民男神爱上我

第265章 你在巴黎,可会记得我

安知晓2017-5-10 1:24:39Ctrl+D 收藏本站


  
  ????顾西西穿着一件白色的小洋裙,风姿灼灼地站在夜色中,如一朵盛放的百合花,目光温柔,缠绵,似乎一点都不介意穆凉和乔夏的纠缠。
  
  ????顾西西走了过来,一手勾着穆凉的手臂,微微一笑,“乔小姐,真巧啊,我和我老公来逛街,你和埃尔森看来感情发展不错,他这么快就走了吗?”
  
  ????乔夏微微一笑,镇定从容,“你问我老公吗?”
  
  ????顾西西一怔,埃尔森都能称得上她老公了?
  
  ????乔夏目光掠过穆凉,带着一抹嘲弄,“我老公遛狗呢。”
  
  ????穆凉冷冷地看了乔夏一眼,颇有深意,冷漠的眼不带一丝表情,走向他们的车子。
  
  ????顾西西脸色难看之极。
  
  ????乔夏是嘲讽她是狗吗?
  
  ????她平息了心底的怒火,笑意如藏了蜜,“乔夏,阿凉对你,真是冷血无情呢,我特意给他这个机会,让他和你做一个了断,你就不要再痴心妄想,他会重新爱上你。”
  
  ????她说罢,也转身离开。
  
  ????乔夏的目光一路追随着穆凉,无数的思念,折磨,期盼都隐藏在一个脆弱的眼神里,只可惜,穆凉看不见,却不想见到她的一往情深。
  
  ????女人的情深,总是太过薄凉,淡漠。
  
  ????翻脸无情。
  
  ????上一秒,爱你如命,下一秒,要你性命。
  
  ????他从零碎的记忆里,看到了爱得那么卑微的他,还有……把他的心意,骄傲践踏的乔夏。
  
  ????如果那是爱,那是一种多么扭曲的爱。
  
  ????车上,穆凉沉默不语。
  
  ????顾西西看着他的侧脸,穆凉的侧脸在黑暗中越发冷硬孤傲,不近人情,他非常沉默,他一直都是沉默寡言的人,顾西西以为,他一贯是这样的性子。
  
  ????一直到看到他和乔夏相处,她才知道,没有人天生就是冷漠无情。
  
  ????总会出现一个打动他的人。
  
  ????她恨,那个人并不是她。
  
  ????“阿凉,你在想什么?”
  
  ????“没什么。”
  
  ????顾西西握着他的手,十指交缠,摩擦着他掌心粗粝的皮肤,声音温柔,“别去想她了,我们去度假好不好,你的身体刚好,烽火集团也没什么事情,正好空出一段时间去度假,你说过,等你空下下来,就会带我去意大利度假,如今在巴黎,也很近的,不如就过去度假吧。”
  
  ????只要给她时间,穆凉一定会彻底爱上她。
  
  ????不需要药水,他也离不开她。
  
  ????穆凉并无反应,目光看着外面阴冷街道,还有后车镜里,乔夏慢慢软下去的身子,目光晦涩深沉。
  
  ????乔夏……
  
  ????她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这一次的背叛,有什么苦衷吗?
  
  ????为什么,她看起来那么痛苦,分明愤怒,却又隐忍,不管他说了多么恶毒的话,她都咽下去。
  
  ????他对她万箭齐发,她含笑以待。
  
  ????不抱怨,不责备,不痛恨。
  
  ????如果这都不算爱,那什么是爱?
  
  ????可爱他,为什么要背叛他?
  
  ????“阿凉?”顾西西有点心慌,魅惑之水的药性非常神奇,就像是一种神奇的,不应该出现在现实生活中的药水,她也只听过传说。
  
  ????能令人对初见者爱慕,听从,誓死维护。
  
  ????可为何,他的心底,还会想着乔夏?
  
  ????穆凉回过神来,微微松开了手,闭上了眼睛,闭目养神,不愿意多说一句话,仿佛多说一个词,都是疲倦的。
  
  ????乔夏去了附近的小诊所看手。
  
  ????她手腕处骨头有裂伤,已经红肿起来,医生给她开了一些药,乔夏详细问过药效,知道对孩子有害后,她连外敷的要都不想要了,回了酒店用热毛巾一遍一遍地敷。
  
  ????后半夜,手腕肿得厉害,几乎是另外一边手的一点五倍,疼得乔夏满头大汗,辗转难眠,她没办法,起来继续用热毛巾敷着,一直疼到后半夜,感觉才稍微好一点,人被折腾得一身冷汗,这样的疼痛竟然没有一点办法去阻止,手腕上也没有一点力气……
  
  ????为了孩子,这点痛苦,忍一忍,不算什么。
  
  ????穆凉拿着手机,所有的资料都被下载过,没有一点记录,乔夏的昵称就备注着老婆,却没有一点聊天记录,一片空白,穆凉面无表情,极力压抑着心里涌起的烦躁。
  
  ????他是一个自制力超级强的男人,丢了手机,放在一旁,思维一片放空。
  
  ????突然,背后有脚步声,他知道是谁。
  
  ????顾西西从背后抱着他,娇柔的身子贴上他冷硬的背部。
  
  ????修长白皙的手臂,绕过他的腰,紧紧地抱着他,脸颊贴着他的背脊,她眷恋着他身上的气息,那么熟悉,又那么的陌生,从未有过这样的亲密。
  
  ????他和她总是若即若离。
  
  ????就算在没有乔夏的那段日子里,也是那样忽冷忽热的。
  
  ????那么捉摸不定,却让她沉迷,爱慕。
  
  ????“阿凉,和我在一起,你不开心吗?”顾西西问。
  
  ????没有乔夏,他们之间再没有任何隔阂,他不开心吗?
  
  ????如果这世上彻底没了乔夏这个人,那该是怎么样的光景呢?
  
  ????“你多心了。”穆凉淡淡说。
  
  ????他看着窗外的夜景,眼睛却没有一点焦距,镜子里仿佛有一个张牙舞爪的鬼魂,正挥舞着长满倒刺的手,拼命地挣扎出镜子,想要撕碎了他。
  
  ????他冷漠地看着镜子里挣扎的鬼魂,挑衅又嘲讽。
  
  ????你算什么东西?
  
  ????活着的人,他都不怕,死了,难道怕了不成?
  
  ????顾西西绕到他面前,她刚洗过澡,一头秀发柔顺地披着,就穿着一件丝绸睡衣,几乎透明,一览无遗,睡衣里面什么都没穿,丝绸的带子松松地圈在腰间,深V的领口敞开,居高临下地看去,春光一览无遗,她柔软的身子,不断地磨蹭着他,挑逗着他,使尽了浑身解数。
  
  ????穆凉眼底,一片冰冷,水一样的清透。
  
  ????顾西西仰着头,亲着他的下巴,唇角,吻上他的唇,穆凉微微一侧头,她的唇落在他的唇角处,顾西西一愣,双手环着他他的脖颈,馨香柔软的身体像是带着蛊惑般,不断地在他眼前盛放妖娆。
  
  ????“阿凉,你不想要我吗?”
  
  ????她的声音又轻,又多情,侧着头吻着他的脸颊,耳垂,芬芳柔软,另外一手伸到他的衣衫内,一手轻轻地抚上他的胸膛,一路顺着往下。
  
  ????镜子里的鬼魂,越发张牙舞爪,像是带着凶狠的怨气,不断地袭来,穆凉浑身燥热,理智褪尽,蓦然抱起顾西西,丢在床上,人也随着覆上去。
  
  ????顾西西双手解开她的睡衣,露出完美毫无瑕疵的身体,妖艳盛放在他眼前。
  
  ????穆凉眼神蓦然一深。
  
  ????……
  
  ????廖梦影给她订的是晚上的机票,飞十几个小时,第二天中午就到A市。
  
  ????她一个人去机场,小旅行袋里的衣服都放在双肩包里,几乎没什么东西,瓶瓶罐罐都丢了,一个人轻轻松松地拿着护照过关,一路上了飞机。
  
  ????这一趟飞机,人很多,廖梦影买得是头等舱,长途飞行十几个小时,头等舱有一张小小的单人床可以休息,睡一觉就能到家了。
  
  ????空间敲着门,问她要不要喝一点酒。
  
  ????乔夏要了一杯水,嘱咐空姐不要来打扰她,她也不需要吃东西,只需要休息。
  
  ????飞机起飞。
  
  ????这座繁华,历史浓厚的城市被抛在身后。
  
  ????乔夏打开遮光板,看着外面的夜空,心底一片苍凉。
  
  ????空荡荡的,如遗落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再也找不回来。
  
  ????穆凉,我回家了。
  
  ????你在巴黎,可会记得我?
  
  ????乔夏一个人打车回了家,潘叔和潘嫂非常开心,见到她如见到亲人一样,喜欢得不得了,也心疼得不得了,“少夫人,瞧瞧你瘦的,一定受了不少苦,快点让潘叔做点好吃的补一补,我们做一桌子满汉全席,都是你爱吃的口味啊。”
  
  ????乔夏,“……”
  
  ????她到底是多能吃?
  
  ????乔夏一笑,“好。”
  
  ????潘叔老实巴交,一听好,立刻就出门采购,他们都没想到乔夏突然回来,家里没准备什么东西,潘叔走了,潘嫂抹着眼泪,心疼地抓着她问东问西的,“少爷呢?”
  
  ????乔夏淡淡一笑,“潘嫂,你要有心理准备,我和穆凉离婚了。”
  
  ????潘嫂脸色一变,“少夫人?”
  
  ????“潘嫂,我很累,先上去休息。”
  
  ????乔夏不由分说,上了楼,她真的很累,已经身心俱疲,不管是她,还是宝宝,都需要好好地睡一觉。
  
  ????晚上,潘叔果然做了一大桌她喜欢吃的菜,虽然不是满汉全席,却也差不多,精致又有营养,存了心要她好好地补一补,乔夏吃得很开心。
  
  ????潘叔和潘嫂却很心酸。
  
  ????他们的主人离婚了。
  
  ????这个家也破碎了。
  
  ????他们都不敢问为什么。
  
  ????看着乔夏一个人孤零零地吃东西一边吃一边笑着说这个好吃,那个也好吃,潘嫂在一旁默默地抹眼泪。
  
  ????以前少夫人也爱吃,有少爷在,他总是喜欢看着乔夏吃得很幸福的模样,眼神宠溺,就像一幅画一样,如今就剩下少夫人一个人孤零零的。
  
  ????令人怜惜。
  
  ????太心酸了。
  
  ????乔夏吃过饭,撑得厉害,给徐艾打了电话,徐艾一个小时后就到了她家,工作都丢下了,“怎么受了这么多?也黑了不少,你这是怎么了?”
  
  ????乔夏把事情说了一遍,徐艾目瞪口呆,“该死的,失忆了,眼光都变了吗?怎么突然就爱上另外一个人了,这是什么道理?”
  
  ????“先不提这一点,小艾姐,你有认识的产科医生吗?就是……信得过,不要被查出来的。”乔夏咬着牙,“我怀孕了?”
  
  ????徐艾,“……”
  
  ????徐艾有一个好朋友自己开了一家医院,原来是省医院第一的教授,自己有一批客源就出来开了一家医院,规模还不算小,徐艾带着乔夏去做产检。
  
  ????孩子一个多月了,尚好好的,发育得也很正常,乔夏就松了一口气,自己做了一个身体检查,也一切正常,她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下来了。
  
  ????“你怀孕初期,一定要非常消息,经不起折腾。”徐艾叮嘱,心疼极了,她如今的工资,养一个小树不成问题,再养一个乔夏和孩子也不成问题。
  
  ????“你把工作辞了,我来养你,等你生了孩子,做完月子,过了哺乳期再去工作。”徐艾霸道地说,“你看看你弱不禁风的样子,这孩子不知道能不能好好成长,不能出意外。”
  
  ????她知道,就算离婚了,乔夏也会要这个孩子。
  
  ????她太了解乔夏了。
  
  ????她很早就失去了爸妈,妹妹,叔叔一家对她又如狼似虎,她迫切地想要一个属于她自己的亲人,那就只有孩子了。
  
  ????别说这是她和穆凉相爱的结晶,就算她不爱穆凉了,这孩子她也一定会留下来。
  
  ????若是孩子出了意外,乔夏一定会崩溃的。
  
  ????“还有,你的手怎么回事?去看看。”
  
  ????乔夏的手腕,骨头裂了,不算特别严重,医生建议她抓几幅中药要敷,徐艾去抓药,付钱,忙上忙下的,结束后,都已经是半夜了。
  
  ????徐艾送乔夏回家,潘嫂给她们榨了果汁,乔夏疲倦地缩在沙发里,整个人都是厌倦的。
  
  ????“大乔,你听到我的话没有?”
  
  ????“小艾姐,你放心,我工作不成问题的,我和孩子是一个不小的负担,我不想……”乔夏有一些难言的尴尬。
  
  ????“你胡说什么?”徐艾冷声说,“TVE是什么地方?之前你在里面上班,大家对你早就颇有成见,特别是和穆凉结婚后,大家平时不说,只不过是压抑着,如今你有了孩子,还要去上班,别人知道了,你这肚子藏都没办法藏,你还想让穆凉知道你怀孕了吗?如果你想让他知道,你还会让我带你偷偷去做产检吗?”
  
  ????“是啊,我不想让他知道。”乔夏心里一片凄凉,“如今他恨我入骨,倘若他知道我怀孕了,这孩子我一定不能留下来,所以,我想方设法地瞒着他。”
  
  ????“小艾姐,他太可怕了。”
  
  ????对于他不心疼,不怜惜的人,他实在太过于心狠手辣。
  
  ????所以,她不敢赌这一点。
  
  ????若是以前的穆凉,顾西西怀孕了,他也绝对不会让顾西西有机会生下孩子,如今就变成了她,顾西西成了他的心头宝。
  
  ????“怎么会这样?”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