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95章 云与泥的区别-国民男神爱上我 AG手机亚游|开户,火爆ag视讯玩法|HOME,亚游会|优惠

国民男神爱上我

第295章 云与泥的区别

安知晓2017-5-10 1:26:55Ctrl+D 收藏本站


  
  ????还有那屈辱的身世。
  
  ????“你哥哥竟然派人……”
  
  ????“是,既然她那么缺男人,我们就给个够,心疼吗?”袁凤莲冷笑,“没想到竟然生了一个孽种出来,她竟然还养下来了,当成耻辱一样养下来,从小毒打,虐待,虎毒不食子,她也真是做得出来,你没想到你曾经心爱的女人,竟然是这么丑陋的一面吧。如今的唐英,酗酒,赌博,欠了一屁股高利贷,就是一条臭虫,她的女儿也配和我的女儿相提并论。”
  
  ????“住口……”徐军粗重地喘息着,错愕地坐在沙发上,“报应,果然是报应。”
  
  ????……
  
  ????徐艾接到一通非常意外的电话,来自于元盛银行徐军。
  
  ????一想到最近和袁家,徐家的恩恩怨怨,徐艾万分不想赴约,徐军却说,“徐小姐,你别误会,我和你不会谈家里的事情,。”
  
  ????她到餐厅的时候,徐军已经来了。
  
  ????徐军看着她的眉目,心情越发的复杂,真的太像了。
  
  ????“徐董?”
  
  ????“徐小姐,坐。”徐军有点拘束,心里有点莫名的恐惧。
  
  ????如果她不喜欢他怎么办呢?
  
  ????是啊,怎么会喜欢呢?
  
  ????他辜负了唐英,间接导致这么多年,她被唐英毒打,虐待,差一点虐待致死,徐艾的卷宗很容易调到,他一边看一边心疼极了。
  
  ????虎毒不食子,她怎么忍心,去苛待一个孩子呢。
  
  ????“一直都想和顺风银行合作几个项目,总是没机会,冒昧打电话给徐小姐,希望你不要介意。”
  
  ????“徐董喊我来,是为了谈生意?”
  
  ????“就是……随意坐一坐。”徐军突然不知道该怎么说,他都觉得过分的冒昧。
  
  ????只是,突然很希望能见到她。
  
  ????袁莉娅虽然从小也被送出去,可送到袁家,两家人距离都不远,袁莉娅小时候和徐琳一起长大,就和他的女儿没什么两样,可徐艾不一样。
  
  ????她的经历,太令人心疼。
  
  ????徐艾诧异极了,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笑了笑。
  
  ????“前几天我夫人所做的事情,对徐小姐造成的伤害,我深表歉意,也代表她道个歉,她只是……只是太宠爱孩子了,失去了理智,我也不求你能原谅,至少,别再恨她。”
  
  ????“我没有放在心上。”徐艾说,听不出几分真心。
  
  ????……
  
  ????谈话至此,有一种无话可说的尴尬。
  
  ????这顿饭也特别的沉闷。
  
  ????徐艾根本不知道徐军到底找她干什么。
  
  ????连续三天,徐军一直都在约徐艾吃饭,徐艾去医院看刘正的时候,无意中说了一句,“元盛徐董最近很奇怪,一直约我吃饭,又不说什么,也不谈公事,好莫名其妙。”
  
  ????“徐军?”
  
  ????“是啊。”
  
  ????“你小心一点。”刘正蹙眉,“别和他太接近,他一个好狐狸,不知道打什么主意,况且……”
  
  ????徐艾的车祸,或许还和徐家有关,只是证据不足,他没有确定的把握,有了十足的把握,这件事他一定要好好调查清楚……绝对不会放过他们。
  
  ????这一天吃饭后,徐艾的车轮胎出了问题,徐军提议送她回家,徐艾说,“那就麻烦徐董了。”
  
  ????没想到回去真的遇上了一个大麻烦。
  
  ????袁凤莲竟等在徐艾家里楼下,目光怨毒地看着他们,徐艾一下车,袁凤莲冲过来就甩了徐艾一巴掌,徐艾都没来得及反应就觉得脸蛋火辣辣地疼,袁凤莲犹不解恨,扬起手又重重的一巴掌打过来,徐艾猛然握住她的手腕,徐艾常年健身,手劲大,捏得袁凤莲脸色发白。
  
  ????她把人狠狠地摔在一旁,“看在你是长辈的份上,这巴掌我不和你计较,再动我一根头发,别怪我翻脸无情。”
  
  ????袁凤莲差一点跌倒,徐军慌忙过去扶她,“你在闹什么?”
  
  ????“我闹什么?”袁凤莲猛然推开徐军,“你和这个贱人的女儿天天约会是什么意思?当年被她妈迷得昏头转向,如今又被她迷得昏头转向吗?徐艾,他的年纪都可以当你爹了,你怎么那么不检点,你知不知道羞耻,你和你妈是一路货色,都是爬上别人丈夫床的贱货。”
  
  ????“够了!”这恶毒的言语,徐军都听不下去,“你跟我回家。”
  
  ????“你放开我!”
  
  ????……
  
  ????袁凤莲冷冷地看着他,“怎么,你天天和她约会,你以为我不知道吗?今天不说清楚,这件事没完。”
  
  ????徐艾心中宛若擂鼓作响,他们认识她妈妈?
  
  ????什么意思?
  
  ????妈妈年轻时,当过他们的小三?破坏过他们的家庭?
  
  ????袁凤莲冷冷地看着她,“徐艾,你以为你妈是什么东西?我老实告诉你,她就是一个不要脸的表子,勾引男主人,被我发现赶出去,是我哥哥派人论奸她,所以才会有了你,这一切都是她自作自受,你这种出身,这种肮脏的血液,趁早离我家的人远一点,你们是多没有廉耻心才会冠上徐姓,像飞上枝头变凤凰想疯了吧。”
  
  ????……
  
  ????“凤莲,你够了,她只是一个孩子,无辜的孩子,你何必那么咄咄逼人,上一辈子的事情和她没有关系。”徐军沉声说,心中恼怒不已,更多是无奈。
  
  ????那些往事,就像一个腐烂的伤疤,永远横在他们中间。
  
  ????“难道我说的错了吗?你是借着这个机会缅怀你逝去的爱情,还是想要打听唐英的下落,你真无可救药!”任何一个女人见到丈夫和旧情人的孩子在一起,都会失去理智。
  
  ????何况,是那么敏感的存在。
  
  ????“徐董,徐夫人,你们的家事,请不要牵连无辜人,我妈妈的事情,我不清楚,你们要吵架,请离开我的家,别在我家门口吵。”徐艾冷冷地说,看着徐军的眼睛覆盖了一层冰,“徐董,如徐夫人所说,我只不过是一个低贱的女人,攀不上你们高贵的门第,所以,我们最好少见面,你和我妈妈的恩怨,我一个字都不想听。”
  
  ????徐艾转身走进大堂,袁凤莲要追上去,却被徐军给拦住,“你到底疯够了没有?”
  
  ????“我疯?”袁凤莲咬牙切齿,“我当年就不应该宽宏大度,放过她们,我早就应该杀了她,永绝后患!”
  
  ????“你……”徐军看着她扭曲的脸庞,倏然摔开她,拂袖而去,“你简直不可理喻。”
  
  ????“为什么没撞死她,为什么没撞死她!”
  
  ????“你……”徐军猛然回过头来,“你说什么?你说清楚,那场车祸是你设计的?”
  
  ????“对,就是我设计的,你想去举报我吗?你去啊,为了这个贱人的女儿,你要举报我吗?”袁凤莲有点歇斯底里,徐军猛然扬起手。
  
  ????……
  
  ????时光静止,袁凤莲不可置信地看着他的手,“你要打我?”
  
  ????“那是一条人命,你怎么那么狠心?”
  
  ????“我只恨我当年不够狠心。”
  
  ????“我对你太失望了。”徐军转身离开,袁凤莲捂着脸蹲在一旁的草坪上,滔滔大哭,徐艾在楼上看得一清二楚,她能看到悲痛大哭的袁凤莲。
  
  ????乔夏走了过来,“小艾姐,别看了,他们家的事情和我们无关。”
  
  ????“我妈妈曾经在他们家工作过,因为和徐董有染,被徐夫人赶出来。”徐艾淡淡说,“徐夫人找人报复,毁了我妈一生,所以有了我,如果没有我,或许就没有我妈妈的悲剧,她或许还是当年那个温柔的女人。”
  
  ????“这又不是你的错。”乔夏说。
  
  ????徐艾一笑,“原来,我们家和他们家,还有这么深的渊源,真是报应。”
  
  ????“小艾姐,这些事情都和你无关。”
  
  ????“我一直说服自己,和我没关系,可真的没关系吗?”徐艾淡淡说道,“我妈妈破坏了别人的家庭,遭到别人的报复,我是指责我妈不负责任,还是指责徐夫人心狠手辣。”
  
  ????“他们的事情,让他们撕逼去,关我们什么事情,只是,徐董为什么一直找你吃饭?”乔夏困惑极了,“照理说,阿姨是他年轻时的一度风流,我听闻徐董作风很正,私生活非常干净,是一个很负责任的人,你和徐琳同岁,小艾姐,你有没想过,或许你……”
  
  ????“你是说?”徐艾从未想过这个可能,被乔夏一说,也有点愣了。
  
  ????徐军为什么一直找她吃饭,没提及私事,也不谈公事,言语间对她非常抱歉,卑微,像是在赎罪一样,徐艾猛然想到当年她妈妈喝醉时,一直喊着负心汉。
  
  ????她很清楚地记得一句话,我要让你后悔,让你的孩子受尽折磨。
  
  ????徐郎……
  
  ????她听过她妈妈念叨过很多次这个称呼,所以后来改头换面,她改名叫徐艾。
  
  ????她一直以为,她生父姓徐。
  
  ????徐军是她的父亲吗?
  
  ????那多可笑。
  
  ????“不然解释不通,为什么他一直都在赎罪啊。”乔夏说,“如果是补偿,赎罪,如果你不是他的女儿,他为什么要补偿,为什么要赎罪?”
  
  ????徐艾呆若木鸡。
  
  ????乔夏轻轻地拍着她的肩膀,徐艾说,“如果我真是他的女儿,那多嘲讽,我妈妈破坏了别人的家庭,落入尘埃,在他们眼里,我也成了破坏袁莉娅和刘正的小三,步她后尘。”
  
  ????“小艾姐,你明知道,你们情况不一样,大哥和袁莉娅解除婚约,和你并无关系,就算你不出现,大哥也会解除婚约,你并不是谁的第三者。”
  
  ????“总之,我不想和他们扯上任何关系。”
  
  ????……
  
  ????徐军再一次来电,徐艾拒绝了接听,不想听到任何解释,更害怕听到任何解释。
  
  ????“我想去找我妈妈。”
  
  ????乔夏点了点头,“我陪你一起去。”
  
  ????“不要,你有身孕,你也知道她,莽撞起来,冲撞到你就不好了,我约她在咖啡厅见面,不会有什么事情,你放心。”
  
  ????徐艾说做就做,打电话约了唐英,第二天在小区附近的咖啡厅见面。
  
  ????她去的早,想一想,她和唐英也有好几年没见面了。
  
  ????当时车祸,第一笔善款被唐英拿去赌后,她就彻底对唐英失去了希望,靠人不如靠己,她靠着自己一步一步走到今天,固然有李单相助,却离不开她自身的努力。
  
  ????唐英看起来比她所想象的憔悴多了,近距离地看,更能清楚地看到她的衰老,早就没了几年前的光鲜亮丽,酒精和赌博掏空了她的身体。
  
  ????“小贱婢,你总算肯来见我了。”唐英口出恶言,看着她的眼神像是一名仇人,比起几年前,更加变本加厉。
  
  ????她记得每一次她考试得了第一名,唐英就会勃然大怒,恨不得她就是一个白痴,庸碌无为,最好能够变成和她一样,有一个惨淡悲凉的人生。
  
  ????所以,她学聪明了。
  
  ????每一次考试,都考得不上不下,却在升学考的时候,发了力。
  
  ????读完初中,义务教育结束,原本她就没资格再读书了,唐英不给她一分钱,幸好乔冠英明,悄悄地给了她一笔钱,足够支付她高中三年的学费和生活费,这笔钱她一直存得很严密,就算唐英怎么打她,她都没交出来,这是她最后的希望,逃离唐英最后的希望。
  
  ????正因为如此,她一直都对乔夏亲如妹妹。
  
  ????大学的学费是乔夏卖了她的首饰给她攒的,虽然乔家的人对她不好,可毕竟家底在,乔爸妈留给她的东西也在,靠着乔夏的资助过了半年,后来拿了奖学金,资金找工作,这才没那么困难。
  
  ????她的十八年,都在为了逃离唐英而付出惨痛的代价,过年甚至不敢回家,一回家就会被毒打,被唐英拉去和一群不三不四的人说说笑笑要把她推到风尘里。
  
  ????所以,她一个女孩子,报了跆拳道,柔道,在社团里拼命地练习。
  
  ????考上大学时,她曾经天真地以为,她可以给自己,给妈妈带来好日子,谁知道,她得到的是唐英变本加厉的伤害。
  
  ????“看到你,我才知道云和泥的区别,你从小就想我和泥土尘埃一样,偏偏,我成了一朵白云,我知道你不会为我感到骄傲,但是,我也不会让你毁了我。”徐艾看着她,她依然惧怕唐英,却觉得,那些惧怕和保护自己,保护孩子比起来,微不足道…………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