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73章 徐艾的心酸-国民男神爱上我 AG手机亚游|开户,火爆ag视讯玩法|HOME,亚游会|优惠

国民男神爱上我

第373章 徐艾的心酸

安知晓2017-5-10 1:32:51Ctrl+D 收藏本站

袁莉娅在一旁煽风点火,“就是,爸,姑姑最近脑子不正常。”
  
  “你住口!”袁凤莲风风火火地跑进来,冷冷的目光扫过袁莉娅,抓着袁烽,“徐艾母子呢,你把他们怎么样了?”
  
  “我能把他们怎么样,在地下室关着呢。”
  
  袁凤莲话也不说,跑去地下室,徐军和刘正随后而来。
  
  “呵呵,今天我袁家真是蓬荜生辉,平时避之不及的人都来了。”袁老挖苦,这话主要说给徐军听。
  
  “爸,大哥。”
  
  “我可没有福气,听你喊一声爸。”袁老说。
  
  刘正什么都没说,静静地等着徐艾母子出来,袁老看到了刘正,冷哼一声,“这是怎么回事,我家不欢迎所有姓刘的。”
  
  “接了我的老婆和孩子,我马上就走。”刘正说,“顺便说一声,我放过袁凤莲,你们就应该感恩我,别不知悔改,变本加厉!”
  
  地下室。
  
  徐小树人小鬼大地安慰着徐艾,“妈咪不要怕,爹地一定会来了,你要对他有信心。”
  
  “我对他一直都很有信心。”
  
  “妈咪,都怪我不小心。”
  
  “宝贝,别道歉,来,妈咪抱一抱,今天妈咪的心情糟糕透了。”
  
  真的糟糕透了。
  
  “那好吧,我就给你一个无私的怀抱好了。”
  
  母子两人正说话,袁凤莲疯狂地推开了门,徐艾握着徐小树的手,冷冷地看着她,“徐夫人这一次又想说什么?绑了我们母子索要什么?还是直接杀了痛快?”
  
  “别这么说,孩子,我……”
  
  “谁是你孩子?”徐艾声音更冷了,“请你让开,如果不打算杀了我们,我和小树要回家了。”
  
  袁凤莲嘴巴张了张,没能说话,她想喊徐艾一声小艾,却喊不出口,二十多年了,她一直在别人的身边长大,她没尽过一天的责任。
  
  甚至,三番两次想要杀她。
  
  上一次撞到了刘正,她侥幸逃过一次,倘若撞到她,后果怎么样,她不敢想象,难怪徐艾对她冷着脸色,她没资格当徐艾的母亲。
  
  徐艾带着徐小树穿过大厅,走到刘正身边。
  
  “小艾……”徐军喊了她的名字,徐艾却忽略了他的呼唤,这一天,她经历了太多,需要太多的时间,去抚平心里的震撼和悲伤。
  
  “阿正,我想回家。”
  
  “好。”刘正说,牵着她的手,带着儿子出了袁家大宅。
  
  “爸,爷爷,就让他们这么走了?那绑了他们的意义在哪儿,姑姑,说绑的人是你,说放的人也是你,万一他们又告我们怎么办?”袁莉娅不赞同地看着袁凤莲。
  
  袁凤莲看着眼前这张美艳的脸,差点和唐英年轻时那张漂亮的脸重合,她疼爱袁莉娅二十多年,比起徐琳,更加溺爱,百求百应,甚至可以为了她,做犯法的事情,丢了性命都在所不惜,可她竟然不是她的亲生女儿,不是她的女儿也就算了,竟然还是仇人的女儿。
  
  她的女儿在唐英身边,若是能得到妥善的照顾也就算了,唐英竟然虐待徐艾长大,让徐艾那么小就背井离乡,一个人生下孩子,她才二十多岁,却扛起了一个家,受了多少苦。
  
  “凤莲,你怎么了?你说徐艾是你的女儿,是怎么回事?”袁烽问。
  
  袁老沉声说,“凤莲,怎么回事?”
  
  袁凤莲说不出口,袁家的人,一无所知,没有人知道袁莉娅的出身,她也疼了袁莉娅那么多年,一时爱恨交织,“爸,哥,她是我的亲生女儿,你们都别问了,我好累,我好累……”
  
  徐军上前想要扶着她,却被她推开,“这一切都怪你,都怪你,如果不是你,我的女儿也不会离开我这么多年,她也不会受苦,都是你的错,你走,你走……”
  
  她的声音过于凄厉,徐军想要解释,却始终说不出一个字来。
  
  袁凤莲跑上楼。
  
  “这都是怎么了?”袁莉娅莫名其妙,“徐艾怎么变成姑姑的女儿,那我不是和她成了姐妹,哇,太恶心了,我才不要和她成为姐妹呢。”
  
  跑到楼梯口的袁凤莲猛然顿住了脚步,看着袁莉娅,像是要吃了她一样,“你住口,谁恶心,也轮不到你来说,你这么多年能万千宠爱,接受好的教育,万千宠爱长大,你就该谢谢你那个好妈妈,你根本就不配在我袁家。”
  
  她说完,差点崩溃,那是她捧在手心上的孩子啊。
  
  一想到她如此宠爱这个孩子,她的孩子却过着猪狗不如的生活,悔恨几乎湮灭了她。
  
  袁莉娅“姑姑,你怎么能这么说我?”
  
  “我不是你的姑姑,我不是,我……”韩婷婷走了过来,“小姑,你累了,来休息吧,别说话了。”
  
  韩婷婷是一名画家,一名有轻微抑郁症的画家,在袁家的地位非常不好,生不出儿子,身体虚弱,偶尔又会寻死觅活,袁烽所有的心思都在她身上,用尽心思陪伴她到处旅行,散心,几乎不管家族的事情,袁老对这个儿媳妇非常不满意,看在袁莉娅在份上才忍了。
  
  全家只有袁烽一人知道袁莉娅并非他们的亲生女儿。
  
  但是,袁莉娅是外甥女,又不是外人,他照样疼爱。
  
  徐小树回到家就乖乖回房间了,虚惊一场。
  
  徐艾心情极其复杂,她甚至不愿意面对这件事。
  
  “小艾,原谅我,私下调查这件事,又公开在台面上,我只不过是想确保你们的安全,袁凤莲知道了这件事,至少不会对你和小树动手,就如今天,我腿脚不便,不能时刻都保护着你们,有时候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悲剧发生,无力阻止,所以我必须把这件事公开,小艾,你原谅我,别生气好不好?”
  
  “我怎么会生气,我只是无法接受。”徐艾说,“她竟然想杀我,两次……我的亲生母亲,想要杀我,我的养母,也想杀我。”
  
  “这件事她并不知情。”
  
  “并不知情就能把人命视如草芥吗?不知情就能概括一切的话,那要法律做什么,我刚知道的时候,一点都不想面对这件事,如今,我也无法接受,却已经能释怀了。其实,我就是我,我是谁的女儿并不重要,我有一个家,有你,有小树,这就足够了,是不是?”
  
  “是!”刘正说,心里却知道,她只不过是在逞强,母爱是她最渴望,也是她心底最大的伤痛吧。
  
  她一直不愿意面对。
  
  他知道,这辈子,他会给徐艾很多很多的爱,可远远不够。
  
  他希望能给她更多,也希望有更多的人,和他一起,给予徐艾更多的爱,让她的生活更美满。
  
  他怕自己给的,远远不够。
  
  不爱你的人,深怕你要求太多,爱你的人,深爱给予得不够。
  
  “阿正,谢谢你,谢谢你解开我多年的心结。”徐艾说,“不管怎么铁石心肠,不管我怎么欺骗自己,我总是有一个奢望,希望我妈妈能有一天幡然醒悟,发现我是一个好女儿,改掉所有的陋习,哪怕给予我一点点爱,我也无憾了,不管我和她说过多少次断绝关系,我依然赡养她,希望她能过的好,我一直很在乎她,一直抱着一个渺茫的希望,却没想打得到了最丑陋的真相,我反而释怀了,我释怀了她所有的伤害,我放下所有的心结,从今天开始,我真的可以做到忘记,我真的可以忘记这个人,重新开始,谢谢你,给予我这么多。”
  
  “小艾,这是你值得拥有的。”
  
  “除了小树,我一直都不觉得我值得拥有谁,如今还有一个你。”徐艾微笑说,附身吻住他的唇,“刘正,我爱你,永远爱你。”
  
  “我也爱你。”
  
  纽约,城堡。
  
  嘟嘟发烧了,整夜整夜地哭,哭得乔夏心烦意乱,总是忍不住起来安抚他,明明有奶妈,她却依然不放心,儿子生下来就仿佛少了一点神经,会哭会闹,乔夏无比的开心。快两个月大的孩子,胖胖的一团,哭起来脸上的肉都挤在一起了,皮肤到头顶一片通红。
  
  “嘟嘟,你怎么哭得这么厉害,很难受吗?”明明已经退烧了,却依然哭闹得厉害,为了防止伤害孩子,穆凉从乔夏隔壁,搬到了三楼。
  
  发烧的婴儿,抵抗力更弱。
  
  这一次医生详细检查,孩子发烧和穆凉无关,只是因为着了凉,小孩子抵抗力不好,发烧也很正常,乔夏去觉得很不可思议,天天在有毒的人身边,他都没有感染到一点毒素,身边倍儿棒,竟然发了烧,这可把乔夏吓坏了,她听说很多孩子就是因为发烧没的,为此,她害怕得整夜整夜都闭不了眼睛,必须要看着他。
  
  她捧着孩子,一边走一边轻轻地摇,在她身边,嘟嘟要安稳一些,离开她身边,嘟嘟就会叫嚣得很厉害,乔夏心特别累,又心甘情愿。
  
  “你已经学会让他一个人睡,夜里别喂奶,一觉睡到天亮。”穆凉说。
  
  乔夏看着屏幕里的穆凉,“我才不要,嘟嘟还这么小,太残忍了,两个小时就要喂一次,一个晚上不喂奶,城堡里都是他的哭声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