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96章 嘟嘟悲惨的婴儿生活-国民男神爱上我 AG手机亚游|开户,火爆ag视讯玩法|HOME,亚游会|优惠

国民男神爱上我

第396章 嘟嘟悲惨的婴儿生活

安知晓2017-5-10 1:34:33Ctrl+D 收藏本站


  话没说完,双手就被人反剪着在身后,胸膛挺起和他的紧紧地贴在一起,穆凉低头攫住她的唇舌,乔夏瞪圆了眼睛,竟然发现他的手臂竟然能用这么大的力气,一时狂喜,穆凉的吻来得又急又凶,乔夏被他吻得透不过气来,双手撑着胸膛,用力推开他,他却纹丝不动。
  稳如泰山。
  穆凉的舌尖挑开她的唇舌,扫过她唇内柔嫩的肌肤,仿佛要把她的呼吸都掠夺干净,乔夏的手腕被他反剪得有点疼痛,果然乐极生悲,两人同时跪在键盘上,乔夏羞愤地打他的肩膀,对穆凉而言,这种力度就和蚊子咬似的,不痛不痒,根本一点作用力都没有。
  “放开我……”
  “不放!”穆凉十分霸道总裁地板着她的手,“就是不放,夫妻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我跪键盘,你当然要陪着一起跪了。”
  穆凉的声音低沉又性感,乔夏恼怒地推开他,“有福同享就好,有难同当就免了,我要起来。”
  “不行!”穆凉扣着她的身子,强制性地让她跪在他身边,低头又吻住她的唇,她竟然还有空发脾气,简直有辱他的魅力。
  乔夏最后被他吻得迷迷糊糊,连什么时候被抱上床都不知道。
  “坏蛋……”乔夏捶着他的肩膀,穆凉笑着亲她的唇,火热的唇舌扫过她的全身,刚刚的惩罚,他换一种惩罚方式回敬她。
  乔夏被他折磨得尖叫连连……
  “饶了我,饶了我吧……”
  ……
  “我错了,老公,我错了……”
  ……
  “我真的错了……”
  ……
  穆凉一夜奋战,神清气爽,乔夏累瘫在床上,完全不想起身,清晨嘟嘟的哭声准时响起,穆凉轻手轻脚地出了主卧,嘟嘟哭得嗷嗷叫,饿了一个晚上的嘟嘟急需投喂,一看进来的不是喜欢的妈妈,而是不喜欢他的爸爸,哭得更响亮了,穆凉瞪儿子,“哭什么哭,你妈妈还睡觉,这凌晨六点,起这么早干什么?”
  穆凉就裹着一条睡袍,松松垮垮的,胸膛上全是乔夏昨天晚上挠的痕迹,一条一条的,特别醒眼,嘟嘟嚎得更大声,穆凉几乎不照顾孩子,笨手笨脚地煮米糊,嘟嘟还是哭。
  穆凉戳着儿子胖嘟嘟的脸,“别哭了,再哭揍你!”
  我不管,我要哭,屁屁臭死了,求换!!!
  嘟嘟的内心世界是崩溃的。
  穆凉毫无知觉,“你妈妈要睡觉,吵醒他就把你丢出去,不要你了。”
  嘟嘟哭嚎着,无视穆凉的威严。
  妈妈快点起来帮我换尿布。
  米糊熟了,穆凉试了一下温度,觉得不烫就喂给了嘟嘟,烫得嘟嘟哭得声音震天,倍儿响亮,简直控诉他的虐待,不给换尿布,吃的还烫,让他躺在粑粑上吃东西,简直不合格。
  那哭声,非常想换一个爸爸的感觉。
  穆凉哼了一声,真难伺候!!
  “嘟嘟都哭了半个小时。”乔夏双腿都在打颤呢,眼睛都快睁不开,靠在床边有气无力地说,“你好歹给他换尿布啊。”
  乔夏实在太困了,几乎是爬着又回去睡觉。
  嘟嘟是一个很爱干净的孩子,基本上尿尿拉屎就会马上让爸妈知道,基本就靠哭,他一哭只有两件事,我饿了,给我换尿布。
  基本没了。
  妈妈说了一句话就走了,嘟嘟很伤心。
  穆凉警告地看着他,“你妈妈很困,你闭嘴!”
  嘟嘟哪儿听得懂,看着门口的方向嚎叫,穆凉找了尿布过来,幸好不是一个傻子,也知道撕开尿布,一看嘟嘟的尿布,穆凉很庆幸自己没吃早餐。
  “臭小子……”吃了什么东西竟然拉了这么多。
  全是黄金粑粑。
  穆凉拎着嘟嘟去浴室,开了热水,幸好也没那么中二,但绝对不像乔夏,温柔地冲洗,直接用蓬莲头冲洗嘟嘟的小屁屁,那水流射得嘟嘟又是一阵嗷嗷哭,凄惨得不得了。迅速擦干后,换上干净的尿布,嘟嘟很想对着他的脸射一泡尿,可惜刚刚尿干净了。
  简直不是人,是虐待,是虐待!
  委屈的嘟嘟抽着鼻子,长长的睫毛上全是泪水,穆凉喂饱他就回去睡觉,丢嘟嘟一个人孤零零地在他的小床上,左翻翻右翻翻,好无聊。
  好想哭!!!
  说哭就哭,嘟嘟宁愿下地去爬,也不愿意吃饱了就睡觉。
  结果哭了十分钟,没人来理睬他。
  乔夏迷迷糊糊地推着穆凉,“嘟嘟哭了,你去抱抱他。”
  穆凉伸手把乔夏抱在怀里,“让他哭,哭累了,自己就睡觉了。”
  “混蛋。”乔夏实在是没精神,顾不上儿子,没一会就睡着了。
  嘟嘟很委屈。
  算了,不哭了。
  哥哥也不在。
  日子好无聊,左翻翻右翻翻,自己玩。
  徐艾说,“小树,去看看弟弟怎么哭这么厉害。”
  徐小树蹭蹭蹭地跑过来,蹭蹭蹭如冲击炮地跑上楼,熟门熟路地来抱嘟嘟,嘟嘟见到哥哥,如见到救星似的,抱着徐小树吧唧一口亲上去。
  简直感动得不行,终于有人来抱他了。
  世界太美好了。
  徐小树蹭蹭蹭地抱着他下楼,“叔叔和大乔姐姐还没醒呢,嘟嘟一个人哭得好可怜。”
  “可怜的娃,眼睛都肿了。”徐艾摸摸嘟嘟的脸蛋,她觉得有必要把嘟嘟放在她家里养着,张叔和张嫂都起得比较早,乔夏是喜欢睡懒觉,穆凉照顾嘟嘟没人会指望,放在她家里还是安全一点的。
  “你抱着弟弟玩吧,晚一点再去上学。”
  “知道了,爸爸。”
  徐艾和刘正一起去医院,贝利医生开了一些药,隔一段时间要去医院注射,需要专门的护士来注射,他的腿部疼痛越来越不明显,可以开始复健了。
  徐艾无比开心,一大早就起来陪他去医院。
  “这两不靠谱的爸妈,真想过去一人打一巴掌。”刘正说,儿子哭得隔壁都吵醒了,他们竟然那么心安理得睡觉,不打不行啊。
  “好了,好了,早上让张嫂过去帮他们吧,估计是累着了。”徐艾说。
  两人到了医院,刘正去输液,徐艾拿着手机看邮件,安排工作,她会晚一点到公司,没想到冤家路窄会遇上袁凤莲和徐琳。
  徐琳肚子微微隆起,两人低头说什么,袁凤莲低头叮咛女儿什么,十分温柔细心,看到徐艾也很意外,徐琳抬头,眼睛红红的,像是大哭过,袁凤莲看到徐艾,想要说话,又有点尴尬,不知道要说什么,徐艾则是没有兴趣攀谈,然而,她看着手机上同事传来的信息,却已心不在焉,连自己回了什么都没注意。
  “你有哪里不舒服吗?”袁凤莲问。
  徐艾抬头,淡淡地看着她,“多谢关心,我很好。”
  徐琳这半年来也他知道了许多事情,知道她和袁莉娅原来是亲姐妹,最近又不知道原来徐艾也是她的姐姐,还是同母一胞的姐姐,袁凤莲的事情,到底是没兜住,在徐家都知道了,怕老太爷受刺激,所以没人敢说出来,在袁家那边还是一个秘密。
  徐琳的感觉,别提多复杂了。
  过去,她们甚至一起撕逼过。
  结果,这个人是她姐姐。
  感情上,很难去接受。
  又很同情她,从小被人虐待长大。
  袁凤莲并不想走,她一直都想打电话给徐艾,见一见她,一直都没有勇气,她没脸见徐艾,她做了太多对不起徐艾的事情,她害怕看到徐艾厌恶的目光。
  徐艾尽量定下心来,安排工作上的琐事,袁凤莲说,“最近工作忙吗?”
  “不忙。”徐艾说。
  接下来,又是一阵很长的沉默。
  徐琳说,“你怎么这样对妈妈,好歹多说几句话,她就算做过对不起你的事情,又不是故意的,你要痛恨,你要痛骂,你大声说出来,别这么阴阳怪气的。”
  “小琳!”袁凤莲怒喝。
  徐艾好整以暇的看着她,“我和你们并不熟,我不习惯应酬陌生人。”
  一句陌生人,定准了她们的基调,徐艾冷笑地看着袁凤莲,“你们是我什么人,我一大早还要对你们笑脸相迎?”
  袁凤莲心如刀割,眼眶瞬间红了,“对不起,孩子,对不起。”
  徐艾别开眼睛,十分冷漠,“别说对不起,谁也没对不起谁,我也过了需要母爱的年龄,从小到大,我就没得到过,也无所谓失去什么,你有心补偿,那就离我远一点,别来打扰我的生活,这就是对我的补偿。”
  徐艾欲言又止,袁凤莲牵着她的手,示意她不要说话。
  “小艾,请你原谅我,如果我早知道你是我女儿,我不会那么对你,如果我早知道你流落在外,我一定会找回你,我一定会……”
  “时光不能倒流,这世上没有什么早知道。”徐艾说,“有的东西,就是注定的,或许我们根本没有缘分,就是这么简单的一回事。”
  “怎么会没有缘分,我们是母女,你是我女儿,我们怎么会没有缘分,小艾,妈妈……”
  沈医生推着刘正出来,徐艾迎了上去,“沈大哥,阿正怎么样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手机请访问:http://.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