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97章 千丝万缕的联系-国民男神爱上我 AG手机亚游|开户,火爆ag视讯玩法|HOME,亚游会|优惠

国民男神爱上我

第397章 千丝万缕的联系

安知晓2017-5-10 1:34:38Ctrl+D 收藏本站


  “挺好的,可以开始复健了,三天来一次就行,不需要太频繁,等过一段时间,他是身体适应了,才能做高强度的复健。”
  沈医生很和气,刘正看到了徐艾背后的袁凤莲和徐琳,刚刚他就听沈医生说了八卦,徐琳前段时间和一个二世祖传出了绯闻,现在闹大了肚子,孩子都三个多月,现在谈婚论嫁,徐琳又嚷着不肯嫁,对方也不肯娶,她又不肯打掉孩子,就这么一直拖着。
  刘正对徐家的八卦不是很关心,就听沈医生说了一耳朵,徐琳看的是特别门诊的医生,哪里都是达官贵人看病之所,消息流通特别快。
  “我们走吧。”徐艾说,并不想在这里多停留。
  “我得去做复健,林源一会儿就来,你先去上班吧。”刘正说。
  “不着急,我陪你去复健室,等林源来了,我再走也不迟。”
  “也好。”刘正温和地和袁凤莲打招呼,“徐夫人,别来无恙。”
  袁凤莲脸上更是挂不住,这原本是她给袁莉娅找的丈夫,他双腿残废后,袁家就觉得刘正是弃子,几乎放弃了刘正,如今,他阴差阳错,又成为她的准女婿。
  她却用最恶毒的词语,骂过她的女儿,中伤过他们。
  甚至派人,撞伤他们。
  差点害死了刘正。
  袁凤莲无地自容。
  刘正并不介意,徐艾推着他去做复健,徐琳说,“妈,你别哭了,你还有我呢,我会孝顺你的,她不想认你就算了。”
  “不是你姐姐的错,不是她的错,都是我的错,我不应该那样对她。”
  “好了,好了,不哭,你又不知道。”徐琳说,十分心疼自己的妈妈。
  “小琳,等你当了妈妈,你就能体会到我的痛苦。”
  “我不要嫁人。”徐琳说,打断她的话,“这孩子我要生下来,可是我不要嫁给他,你和爸爸会把我赶出家门吗?”
  “当然不会!”
  她已经失去了一个女儿,不能再失去另外一个女儿。
  “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你爸爸那边,我会说的。”袁凤莲说。
  徐琳很满意。
  没有姐姐也好,没人分爸妈对她的爱,反正他们现在也不怎么疼袁莉娅了,她超级满意这个现状的,也没人来和她争家产,太美妙了。
  刘正握着她的手,轻轻地拍了拍,“慢慢来,给自己一点时间。”
  “我知道。”徐艾说,微微一笑,“我懂的,你不要为我担心,我会自己排解的。”
  “我只想告诉你,我可以听你倾诉任何事。”
  “我知道。”
  刘正并不强求她说出心里所想,哪怕是最亲密的爱人,也会有彼此想要隐藏的秘密和难以诉说的心事,徐艾从小到大十分坚强,他所需要做的,就是相信她。
  穆凉看着沈医生给他的报告,微微挑眉,老头子被大哥气得中风住院,刘以辰竟然用药物控制,让他神志不清,借此控制刘家。
  他就说,为什么老头子昏迷一年有余没有清醒,果然有猫腻。
  徐小树撑着下巴,“小叔,你笑得真可怕。”
  “我笑了吗?”
  “是的,非常狠毒,又可怕地笑了。”
  “那一定是你的错觉。”穆凉说,唇角略微勾起,“嘟嘟交给你,我先出去一趟。”
  “好咧,弟弟,哥哥带你去上学怎么样?”
  想想就觉得很激动。
  穆凉,“……”
  乔夏醒来,已快中午,饿得前肚贴后背,心里痛骂穆凉十几回,这才梳洗下楼,徐小树去上课,张嫂在照顾嘟嘟,正在喂饭。
  “四少夫人,午饭做好了,我去帮你热一下。”
  “好的,谢谢张嫂。”乔夏接过嘟嘟的热粥喂他,小家伙看到她特别开心,雀跃地要从婴儿车里跳起来,逗得乔夏大笑,“早上哭这么厉害,哭坏嗓子没有?小开心果,瞧你开心的,看见什么如此开心呢?”
  “你的坏蛋爸爸呢?”
  左右不见穆凉,乔夏扁扁嘴,又不知道跑哪儿去了。
  “四少说他去医院一趟,让我和你说一声。”
  “他去做复健吗?”
  “这个就不知道了。”
  多半有可能是复健,可他的手臂恢复都差不多,打架暂时是不可能,可只要没有特殊情况,看着和常人无异,恢复得比医生设想的更好。
  饭后,乔夏抱着嘟嘟去了一趟乔家老宅,一年的租期早就到了,后面她人不在家,也不知道租客如今怎么样,她自己留存了一把钥匙,老宅那边安安静静的,一点声音都没有,乔夏喊了几声,都没人应答,一年租期到了,她开门进去,应该没什么关系。
  乔家老宅风水极好,冬暖夏凉,秋天梧桐一片金黄,美不胜收。
  “有人吗?”乔夏问。
  喊了几声,都没人,乔夏疑惑地进了客厅。
  仿佛很久没有人居住的样子。
  客厅的家具都蒙上了一层薄薄的灰尘,所有的摆设都原封不动,若是有人住过,不会是这样子,乔夏在楼上转了一圈,也没看出有人居住的样子,那几把钥匙,就放在客厅的桌子上,没人动过。乔夏分外诧异,为什么呢?花了那么高的价格租赁,却没有居住。
  她突然想到一个可能,会不会是穆凉在暗中帮她。
  当时,她急缺一笔钱,穆凉却失去了记忆。
  会吗?
  会是失去记忆的穆凉在帮她吗?
  她也不知道,心里并不是特别的清楚,这件事她一直都没有询问过。
  “嘟嘟,你爸爸就是一个口是心非的大骗子,是不是?”乔夏亲了亲儿子,“我们一起鄙视他。”
  嘟嘟忍不住鼓起了掌,特别赞同妈妈的决定。
  乔夏大笑,儿子喜欢她,真是妥妥的开心呀。
  王幼婷和刘以辰怎么都没想到穆凉会突袭医院,等他们反应过来时,穆凉已把刘信转走,王幼婷和刘以辰接到电话匆匆来时,穆凉正和沈医生交代好所有的情况,并让他务必尽快救醒刘信,刘信醒不醒来无所谓,他大哥一直背着骂名,他可不愿意。
  再说,他从小这么宠刘以辰和刘以天,也正好借此机会,让他看一看他所谓的好儿子做的好事。
  “你把你爸送到哪儿去了,你是不是要害死他?”王幼婷慌乱又愤怒,深怕刘信的秘密藏不住,也不知道相安无事这么久,穆凉为什么突然就要翻旧账,还把刘信给转移了。
  刘以辰也焦急不已,紧紧地握着拳头。
  “我怎么会害死他,我爸半死不活躺了一年有余,既然庸医治不好,自然要换一个医院,你们这么急急忙忙赶来,又是为什么?”穆凉反问。
  “你别忘了,我申请了禁止令,不允许你们兄弟靠近老爷子。”王幼婷大怒。
  “犯法?”穆凉挑眉,目光越过他们,正好看到一队警察走过来,穆凉的声音充满了沉厉,“巧了,估计很多人想听一听,你们对犯法的理解。”
  “请问是王幼婷女士和刘以辰先生吗?”
  刘以辰强行镇定,“是的,请问,有什么事吗?”
  “有人举报,你们涉嫌故意伤害罪和杀人未遂,请你们和我们回警局接受调查。”
  “这中间一定有什么误会,我们……”
  “请你和我们回去,配合调查刘信先生昏迷一事。”
  王幼婷脸色惨白,怒瞪穆凉,“是你报警?”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们母子好好地和警察解释去吧。”穆凉冷冷地说,别开眼光,多看他们一眼,都觉得太肮脏。
  王幼婷和刘以辰被带走了。
  这件事不到下午就被曝光,刘家内斗的峰回路转,又上了头条。
  乔夏看到新闻时,十分诧异。
  穆凉去医院是竟然是为了刘信的事情,这倒是非常意外罕见的。
  穆凉回到家时,已是晚上九点,乔夏见他忙碌了一天,暂时不和他算账,关心地问,“刘董怎么了?醒了吗?”
  “暂时还没醒,估计还要一段时间,他醒来不醒来不重要,我只是不想大哥一直背负骂名罢了。”可恨的,竟然一字不吭,也没有解释。
  老爷子被他们控制一年有余,估计身体都被掏空了。
  真正想要清醒,估计也不容易。
  “你难过吗?”
  “难过,为谁?老头子?开什么玩笑。”穆凉说,“我就是想让他看看自己溺爱长大的孩子是怎么对他的,他不喜欢的大哥又是怎么对他的。”
  “每次谈到刘董,你就特别激动。”乔夏说。
  虽然说话声音没有起伏,感觉却很激动呢。
  “那是你的错觉。”
  “嘟嘟,你爸爸又傲娇了。”乔夏轻声笑,很想去顺毛,想到他昨天做的混蛋事,又算了,乔夏笑眯眯地把昨天拍摄的照片拿出来,“老公,来看你跪键盘的英姿。”
  穆凉怒瞪乔夏,“再说!”
  “我已经送去洗刷了。”
  穆凉,“……”
  他当初是怎么看上这个嘚瑟的女人?
  “我今天和嘟嘟去了一趟乔家的祖宅,当初是不是你派人送了一笔钱给我,祖宅一点都没有人居住过的样子,是你在帮我吧?”乔夏问。
  “不是!”穆凉淡定地否认,“我那时候失忆了,对你一点感觉都没有,怎么可能会帮你,你想多了。”
  “真的吗?”
  一点都不相信。
  “真的。”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手机请访问:http://.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