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98章 刘信醒了-国民男神爱上我 AG手机亚游|开户,火爆ag视讯玩法|HOME,亚游会|优惠

国民男神爱上我

第398章 刘信醒了

安知晓2017-5-10 1:34:42Ctrl+D 收藏本站


  乔夏早就习惯了他的口是心非,哪怕他做了什么,也从来不会真的告诉她,总是让她去猜测,就算猜中了,他也未必肯承认,他就是这么一个别扭的人。
  乔夏说,“反正我认定是你做的。”
  穆凉冷哼一声,倒是没反驳。
  乔夏哭笑不得,真是喜欢得不得了。
  刘家的事情,很快就浮出了水面,这时候就体现出穆家的背景强大,没了刘信,王幼婷根本无法抵抗,连接着医院也接受调查,曝光了这一桩丑闻,涉及的医生被起诉,刘正把医院,王幼婷和刘以辰都起诉了,刘以天整个人都惊呆了,他一直以为刘信是真的被刘正气昏迷,躺了一年有余,或许以后都醒不过来,竟然是他的哥哥和妈妈亲手策划了这个阴谋,简直太可怕了。
  那是他们的家人啊。
  “妈,如果我们都折损在这里,一点好处都没有,你知道的。”刘以辰说。
  王幼婷的家人和穆家有千丝万缕关系,穆家这一次却袖手旁观,只要抓到了证据,穆家想要动一个人,易如反掌,就如之前的袁凤莲。
  “你要我一个人去顶罪?”王幼婷震惊地看着她的儿子,让刘信醒不过来这个计划是他们母子一起商讨的,最开始是刘以辰提出来的,年过四十后,丈夫不如儿子可靠,儿子说什么,她都赞同,她也察觉到穆凉和刘正要夺权,所以刘信永远躺着,情势对他们就有力。
  然而,没想到,事情却发生了突变。
  穆凉竟然察觉到他们的阴谋。
  “妈,如果我们一起认罪,小天一个人在外面,他怎么办?他无法对抗刘正和穆凉,我出去了,我们还有一线生机,我是你儿子,你会舍得我和你一起坐牢吗?”刘以辰问。
  王幼婷当然不舍得,亲生儿子,哪儿舍得他受罪。
  看着他的眼睛,王幼婷重重地点头,“好,我知道了。”
  穆远说,“刘以辰性子奸诈,一定会把所有的罪名都推给王幼婷,王幼婷又想绝地反击,一定会听从儿子的计划,这种狼心狗肺的东西,我见得太多了。”
  刘以天是一个二世祖的确没错,但是,不至于会害了自己的父亲。
  刘正说,“无所谓,不管他做没做,出来后,他都洗不清嫌疑,我们国人最喜欢连坐之罪,今天突然觉得,还算一个好现象。”
  穆远,“……”
  真是和穆凉待久了,三观都被吃了。
  这算什么好现象。
  刘信的身子亏损得厉害,足足治疗了一个多月才清醒过来,人醒来后,有点混沌,他还记得刘正和他之间的冲突,仿佛就在眼前,醒来就是一顿痛骂,刘正倒是一直好脾气,没有发作,对他来说,这一年已经足够惩罚刘信了,被自己亲儿子设计,陷害,躺着人事不知,已是最大的可怜,他对自己最大的过错,只不过是寄予厚望,太过严厉,又不够关爱,他不是一个称职的父亲。
  作为儿子,他没兴趣落井下石。
  刘以天在一旁,眼睛通红,王幼婷保外候审,案子马上就要开庭,不需要刘信的证词,铁证如山,罪名肯定会成立,刘信醒了,他没阻拦王幼婷过来探视,王幼婷自己却不敢来,刘信清醒了,以他睚眦必报的性格,会放过自己吗?
  她一时悔恨极了,大好的局面,就这么被打破了。
  幸好,她两个儿子都没事。
  “你哥和你妈妈吗?”他醒来好几天,不见刘以辰和王幼婷,心里有点疑惑,早上看报纸的时候,他都惊呆了,竟然过了一年多。
  他这一躺下,过了一年多,他以为就过了几天呢。
  “一年多了,你妈妈和你哥是不是被刘正逼得无法立足?这混小子,我就知道他不安好心,一定会对付你们,不给你们一条活路,小天,你放心,爸醒了,他奈何不了你,你不用害怕,爸爸会保护你。”
  刘以天听得心酸极了,抱着刘信啕号大哭。
  没人告诉刘信真相,还是他自己看报纸,看到了刘家的这一桩丑闻,顿时大发雷霆,“把刘正叫过来!”
  徐艾推着刘正来医院。
  刘正说,“他肯定脑补了一桩阴谋,把我当成罪魁祸首。”
  “或许,你想偏了,对他要有一点希望。”
  “你不了解他。”刘正说。
  病房的门一打开,刘信就是一顿咆哮,对一个刚清醒过来的人而言,精力很充沛,“这是不是你干的好事,把我气得进医院,还把罪名推到他们身上,你就可以掌控刘家是不是?他们是你的家人,你这么做,丧心病狂吗?”
  刘以天在一旁,羞愧得抬不起头来,他拼命阻拦刘信把刘正喊来,却还是没办法阻拦,他实在没办法把王幼婷和刘以辰做的事情说出来。
  太丢脸了。
  “爸,小天什么都没和你说吗?”刘正看了刘以天一眼,他更羞愧不已了。
  刘信这才察觉到不对劲,“小天,他说的是什么意思?难道是真的吗?你告诉爸爸,我在这里,没人能伤害你,是不是他威胁你了?”
  徐艾简直大开眼界,这偏心得太离谱了吧。
  刘以天越是沉默,刘信越是惊慌,不可能的,这不可能,王幼婷和刘以辰怎么会那么对他,他待他们不薄啊。
  刘正说,“爸,我不告诉你,是怕你受刺激,我已经吩咐过护士,别让你看到报纸,看来他们工作不称职,你刚醒来,要控制情绪,免得二次中风,如果再中风,那就谁都救不了你。”
  “一定是你的阴谋,一定是你的阴谋……”
  “你若接受不了,我也没办法。”刘正说,“爸,你睡了一年多,发生了很多事,其实这一年多以来,我都没和刘以辰争家产,小天就在这里不信你可以问他,我名下的两家公司,我经营的好好的,刘家财团的一切,我都没染指,倒是刘以天和王幼婷想对我赶尽杀绝,不惜分裂整个集团,既然你醒了,想必这件事你也有决断,不管你做什么决定,当儿子的,我都无条件支持你。顺便告诉你一生,你有孙子了,我儿子已经上小学了,穆凉儿子刚出生没多久,别疑惑,亲生的,这是我儿子的妈妈,我就不打扰你休息了。”
  徐艾朝着震惊的刘信点了点头,推着刘正出去。
  “阿正,为什么告诉他小树和嘟嘟的事情?”
  “迟早也要知道。”刘正,“我只想告诉他,就算没有他,我也能活得幸福美满,我不稀罕刘家财团的一切,然而,为了爷爷,我不会让刘家财团的权力,落在旁人之手。”
  这是他身为刘家长子的态度和义务。
  徐艾说,“经历这件事,刘董想必也会想通,我看他的身体也撑不住。”
  “那就要看看,刘以辰要用什么样的办法,赢回他的信任,只不过,老头子这种性格,一旦怀疑一个人,绝对不会再信任,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我太了解他。”
  徐艾一笑,“刘家的事情,你决定就好,就算你失去一切,我还能养你。”
  “哈哈哈哈,我等着你养我吧。”
  “没问题,妥妥的。”
  刘信并不是一个昏庸无能的人,他只不过是过于偏爱王幼婷和刘以辰,刘以天兄弟,刘正的话,媒体的话,刘以天的沉默,都在他心里种下了一颗种子。
  “为什么,你妈和你哥要这么对我?”
  “爸!”
  “出去,出去,让我一个人静一静。”
  刘以天十分难过,守在病房前,不肯离开。
  这个案子很快就开庭,穆凉和刘正特意去旁听,如穆远所预料,王幼婷抗下所有的罪名,刘以辰无罪释放,她被判三年。
  “你等着,我不会就这么认输。”刘以辰沉声说,他冷冷地看着刘正,“该的一切,我一定会夺回来。”
  “刘家的一切,没有什么是你该得的。”刘正沉声说,“从你踏进刘家大门的那一天,我就告诉过你,刘家的一切,你都没资格拥有。”
  刘以辰想要重整旗鼓,并在刘信床前痛哭,责骂王幼婷心狠手辣,把所有的一切罪名都推给了王幼婷,刘信看着他觉得十分陌生。
  一年多的时间,为什么感觉一切都变了。
  变得很陌生,他什么都不认得。
  他想,他真的做错了吗?
  就在此刻,刘正召开了新闻发布会。
  一,宣布刘信清醒,重回刘氏财团。
  二,宣布他的婚期,像公众介绍他的未婚妻徐艾。
  三,把徐小树正式介绍给大众。
  徐艾措手不及,丝毫不知道这个男人在背后已经把所有的一切都策划好,他甚至都没过一次结婚的事情,却已经默默地准备着婚礼的细节。
  “小艾姐,恭喜你啊。”乔夏说,“我要当你伴娘。”
  “你都结婚了,当什么伴娘。”穆凉说。
  结婚了,还当伴娘,像话吗?
  还要去抢捧花不成吗?
  “我们A市的习俗,伴娘不管结婚,还是没结婚,都可以,只要是年轻女孩子都可以。”
  “都说了是女孩子,你是少妇了,不要去争什么伴娘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手机请访问:http://.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