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14章 时间如梭物是人非-国民男神爱上我 AG手机亚游|开户,火爆ag视讯玩法|HOME,亚游会|优惠

国民男神爱上我

第414章 时间如梭物是人非

安知晓2017-5-10 1:35:54Ctrl+D 收藏本站


  许多的情侣都会选择在新年的日出时求婚。
  
  一年,只有一次的新年日出,后面就发展成在日出表白的美丽故事,他们也坚信,在日出的时候表白,会得到爱神的祝福。
  
  “我说了。”欧阳曼莎说,“天一说,他也喜欢我,但是,不是男女的喜欢,把我当成朋友一样的喜欢。”
  
  “不讨厌就是成功的一半。”
  
  “希望吧。”
  
  陆柏在急诊室里躺了半个多月,总算恢复了意识,睁开眼时,迷迷糊糊,像是做了一场,很冗长的梦,梦到了那些青春年少的往事,梦到了,他和小九两小无猜的日子。
  
  睁开眼,一片白茫茫,十余年的岁月,一晃而过,留给他的,只剩下一具残败不堪的身躯还缺了魂魄的灵魂,他再也找寻不回当年的人,当年的情,当年的青春飞扬,还有,那一场付出一切最终黯然收场的爱恋。
  
  “你差点就死了,你知道吗?”楚凛说,半个月来,楚凛和穆凉,林景生等人守在他的床边,寸步不离,就怕他在下一秒离开他们。
  
  “我做了一场梦。”陆柏说,“梦到那一年我们一起去柳山看日出,好美的日出。”
  
  “我梦到我们一起在沙滩上玩耍,经常和隔壁特种兵团打架,我梦到付涛,那小子在我梦里也一样讨厌,咳咳咳,我梦到……”
  
  “我梦到我妈,她还那么年轻,那么美丽,温柔,我梦到姚芳姨,梦见楚歌叔叔,梦见了天一……”
  
  “真的好美的日出,如果梦不会醒该多好,就让我永远做梦,仿佛她当年爱的人是我。”
  
  ……
  
  “卧槽,医生,快过来,这特么到底是苏醒了,还是回光返照,你们特么快点过来看看。”楚凛大吼,惊动了整层楼,陆柏又昏厥过去。
  
  林景生说,“什么回光返照,他准是被你吼得晕过去。”
  
  “他已经十年不谈往事了,十年了,闭嘴不谈,突然说起当年的事情,不是回光返照是什么?”楚凛急得团团转,他失去了爸爸,只剩下陆柏和穆凉,林景生几兄弟,他一个都不能失去。
  
  穆凉是最冷静的,把孩子老婆丢在家里半个多月,在纽约忙得团团转,他内心是心甘情愿的,没有一丝不甘,他就怕陆柏突然撒手。
  
  如楚凛所说,他已经十年没有提起往事,从玲姨走的那一年开始,他就再没提过当年在C国的事情。
  
  他总是说,他对国家没有忠诚度,可他在梦里都拼了命地想回到最开始的地方。
  
  可别是回光返照。
  
  医生说,“他已经度过危险期,需要休息,暂时没什么事了。”
  
  医生的宣判,总算是让他们松了一口气。
  
  陆柏没事了。
  
  三个人都松了一口气,这几天紧绷的气氛,总算有了雨过天晴的放松,楚凛一手捂着眼睛,焦灼的情绪总算得到了舒缓。
  
  廖梦影说,“你们先回去休息吧,我来守着他,你们放心,不会有事的。”
  
  他们几个总算不眠不休,对身体很不好,楚凛等人的确熬得太久,没有意义,他们也知道,就算他们不在廖梦影也一定会照顾好他。
  
  何况,医院警备森严,就算过得了所有的关卡,也过不了廖梦影的这一关。
  
  陆小九的长靴在医院的长廊上,敲着冰冷的声音。
  
  廖梦影说,“他刚醒,你只有十分钟去看他。”
  
  “多谢。”
  
  廖梦影看着她清冷的背影,微微蹙眉,在她记忆中,陆小九永远是这幅面孔,温和,恬静,不悲不喜,没有任何情绪,仿佛天塌下来,她都不会有任何的悲伤。
  
  她听林景生说过当年的一些事,她失去了所有。
  
  父母,爱人,最后也选择离开了C国。
  
  她在陆柏卧室里,看过一张老照片。
  
  照片里的他们,青春年少,照片里的陆柏,没有如今死气沉沉的模样,肆意飞扬,照片上的陆小九,笑容宛若朝阳,两人亲密无间,宛若天生一对的情侣。
  
  她张开的手臂,如拥抱着阳光,拥抱着他。
  
  陆小九站在床边,冷冷地看着他。
  
  他昏睡着,脸色惨白,没有一丝血色,二十几岁的青年人,却衰败得和老年人似的,没有一点生气,陆小九想起了十余年前的陆柏。
  
  印象最深是柳山她镜头下的陆柏。
  
  那么鲜活的少年。
  
  如今,记忆斑驳,记忆里的人,生离死别,各奔东西,谁都找不到一个圆满的出口。
  
  陆柏微微睁开眼睛,陆小九背着光,他看不清楚面容,意识也很模糊,他却知道,那是小九,陆柏笑了笑,“小九……”
  
  他伸手,想要抓住她的手,她却无动于衷,陆柏缓缓地闭上眼睛。
  
  果然,又是做梦。
  
  小九怎么可能来看他。
  
  “你欠我一个解释。”穆凉的话,她百思不得其解,所以,她只能找陆柏,他欠她一个解释,已经十年了,她也不知道她和陆柏之间,究竟是谁欠了谁更多一些。
  
  陆小九在ICU里停留了五分钟。
  
  廖梦影问,“是你开的枪吗?”
  
  “不是!”陆小九说。
  
  廖梦影淡淡说,“他如果知道,一定会开心。”
  
  “他不会相信。”陆小九说,“没人会相信,连我都不相信。”
  
  “我相信。”
  
  “为何?”
  
  “不管出于什么理由,我们都不会伤害自己深爱的人。”
  
  陆小九冷笑,“他是我的仇人。”
  
  “那是你对自己说的。”廖梦影说,“这么多年,你有无数次机会能杀了他。”
  
  “我对玲姨有承诺。”陆小九说,“我们C国人,最重承诺。”
  
  “随你怎么说。”廖梦影问,“陆小九,假如有一天,陆柏真的死了,你想过吗?”
  
  “这世上最希望他死的人,是我。”
  
  “那你很快就愿望成真了。”
  
  “你什么意思?”
  
  “陆柏的身体已经被药物掏空了,我只知道,他有很严重的肝病,具体为何我不知道。如今,这颗肝脏寿命也走到了尽头,再加上这一枪,我想,用不了多久,他就死了,你也安心了。”
  
  陆小九说,“与我何干。”
  
  她大步往医院外走,小乔在车里等着她,陆小九一言不发上了车,小乔开车离开医院。
  
  “他度过危险期了吧。”她看到穆凉,楚凛和林景生都离开了医院,要么死了,要么活了,如果是前者,楚凛恐怕会第一时间来小九索命。
  
  “嗯。”陆小九有点头疼,捂着太阳穴,略有点疲惫,“有线索了吗?”
  
  “没有,手法非常干净利落,没有一点线索,我查过闭路电视和周围的监控,没有发现任何异常,这人的手法很少见。”小乔说,“我已经踩过两次现场,都没有任何蛛丝马迹,没有弹孔,没有指纹,没有监控,什么都没有,就像……幽灵。”
  
  “这世上没有幽灵,只要作案,就一定会有证据。”陆小九说到,“究竟是谁?”
  
  “你何不直接告诉他们,不是你开枪的。”
  
  “没人会信我。”陆小九说,“没人会信我,就连我自己,都差点信了,那是我开的枪。”
  
  小乔说,“他们信不信,不重要,重要的是真相是什么。”
  
  陆小九一笑,“是啊,他们信不信,不重要。”
  
  可她自己都不信,那就是问题了。
  
  陆柏的身体渐渐好转,又在床上躺了半个多月,这才勉强能下床,楚凛挖苦他,“睡美人,你可真是我们烽火集团的娇花了,阿生的头衔早就该让了。”
  
  “想要这头衔的,尽管拿去,我可是烽火绝代的万人迷,娇花这种词,一点都不适合我。”林景生大笑着插一盆花,陆柏已回烽火集团养病,纽约已经是深秋,天气略有点冷,陆柏早就穿上了毛衣,裹着在厚厚的毛衣里,就露出一张消瘦的脸和格外清澈的眼睛。
  
  穆凉说,“你真惨,住院这么多天,除了我们竟然没有一个女性朋友来看你,混到这份上,也是够惨了。”
  
  陆柏笑了笑,“我们有校花。”
  
  “你闭嘴!”林景生说。
  
  陆柏清醒后,果然对刚醒来说的话,闭口不谈,不知道是不记得,还是真以为自己在做梦,人大病后越发清冷,“阿凉,你什么时候回纽约定居?”
  
  “年后就回。”穆凉说,“等年后,我就带乔夏和嘟嘟回来,那时候正下雪,乔夏应该会喜欢。”
  
  “我们总算能团聚,至少不用每半年去一趟A市,我可不喜欢去A市,阿凉你没定居在那边,真是谢天谢地,感谢你娶了一个善解人意的老婆。”楚凛说。
  
  他们极少去亚洲地区,就算那边的市场非常庞大,也有专门处理,他们更多是欧美和中东走动。
  
  “你想拿中国一个户籍还挺难的,你看新闻了吗?”穆凉说。
  
  “有种你就不要拿美国绿卡。”
  
  几人谈着一些事情,气氛轻松,楚凛问,“阿柏,这一枪,就这么算了?”
  
  陆柏说,“我自有分寸。”
  
  “你自有分寸个毛线,遇上陆小九的事情,你都是自有分寸,心中有数,我自有主张就打发了,我就没见过你有什么分寸,有什么计划,不如说来听听。”楚凛说。
  
  陆柏说,“回敬一枪吗?”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