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41章 你不能爱我-国民男神爱上我 AG手机亚游|开户,火爆ag视讯玩法|HOME,亚游会|优惠

国民男神爱上我

第441章 你不能爱我

安知晓2017-5-10 1:38:18Ctrl+D 收藏本站


  郊区。
  
  陆小九试了一下枪械,“虽然不是特别好,比市场上卖的那些质量好多了,一样的价格,懂行的肯定买你的呀。”
  
  “我们价格比他们低。”
  
  “这不科学啊,你们的质量这么好。”
  
  “对,所以我在修改价格。”陆柏说,原本就是楚家的人在做的市场调查,可能也没太认真,很多信息不对称,他把价格提升了百分之五十。
  
  “小白,你很有奸商的天分哦。”
  
  “什么钱什么货,这一批还是我们的瑕疵品。”陆柏说,“我原本就打算保本就行,既然别人的质量比我们差那么多,还能卖这么贵,我何必太认真呢。”
  
  “奸商。”
  
  “乖。”
  
  中午,他们在附近吃过饭,摩根就打电话了,有两名经销商感兴趣要看武器,陆柏让摩根把人带过来,陆小九又全幅装备上了,特别的蛋疼。
  
  过来的两名经销商昨天见过了,他们两人昨晚并不说话,非常沉默,陆柏印象比较浅,还是一眼认出来,“给我们看一看你们的货物。”
  
  “小九,给他们试一试。”有了免费劳动力。
  
  陆小九瞪他一眼,竟然这么顺口指示她,两名经销商被陆小九的枪法惊讶了一下,陆小九的枪法准,再加上质量不差,很快就赢得了他们的好感。他们亲自试过质量好,再问价格,陆柏报了自己修改后的价格,两名经销商看了一眼摩根,陆柏蹙眉,摩根看来把价格透露出去了。
  
  摩根十分尴尬,陆柏说,“这是我们这一批最好的产品,如果你们想要便宜一点的产品,我们也有。”
  
  这已经是他们公司,最差的产品了。
  
  陆小九,“……”
  
  “我们回去商量,晚上详谈。”
  
  “行,没问题!”陆柏允诺了。
  
  “这边做生意就这么简单?”陆小九问,“试一试枪械,别的都不需要看了?”
  
  “非洲做武器声音能有多复杂,若是复杂,集市上就不会有武器买了,只要我们能提供足够的货物,他们付了钱就行,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又不是他们预付。”
  
  “然而,对你们而言,风险很高,如果他们不肯付钱了呢?”陆小九问。
  
  “那也很简单,不肯付钱,多的是客户。”陆柏说,“这里的军火商很讲信誉。”
  
  “人穷,国家穷,哪里来信誉可讲。”
  
  “钱就是一个人最好的信誉。”
  
  “歪理。”
  
  “晚上我一个人过去,你不用跟着。”
  
  不去就不去,我还不稀罕呢。
  
  晚上。
  
  陆柏没带陆小九过去谈生意,陆小九自己偷偷地跟过去,她就在娱乐城下面玩,包厢里,陆柏一直在被劝酒,双方对合作都非常感兴趣,这群人什么生意都做,军火,毒品,只要有利润的生意,他们都喜欢,合作谈得几乎差不多就是放开了玩。陆柏并不喜欢包厢里女人们的香水味,索性一味地喝酒。
  
  陆小九在楼下玩了三个小时,非常郁闷。
  
  为何小白还没谈好合作?
  
  明明昨天晚上一个小时就结束了呀。
  
  陆小九不放心地上楼,楼上几个豪华包厢里,她都突兀地闯进去查看,都看到非常污秽不堪的场面,夹着一股难闻的味道,甚至有人想要调戏小九,被她用枪指着头,冰冷地说,“滚开,别来找死!”
  
  她在最后一个包厢里找到陆柏,这个包厢和之前的包厢一样没什么不一样,女人们在众目睽睽之下裸着,被男人们玩弄,这在非洲是一种很极端的现象,妇女地位不高,因为战乱,人口锐减,难民人数增多,为了讨生活,女人们都在红灯区工作,这在夜生活里是一种常态。
  
  陆小九无法忍受的是,竟然有人如此对待陆柏,男人们对陆柏露出了垂涎的目光,女人们上下其手,陆柏目光涣散,洁白的上衣好几个红唇印,其中一名男人的手抚上他的胸,陆小九暴怒,走过去掀开他身上的女人,一脚踢开靠过来的男人,在一片迷烟中,陆小九狂怒,拽起陆柏,“小白,起来!”
  
  “你是谁?”当年的军火商,身上一直都带着武器,有两名清醒的人枪口指着陆小九,陆柏昏沉中,如坠落深渊中,头沉得要命,看着黑乎乎的枪口,仿佛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是他老婆!”陆小九说,“你们想做生意,就好好的做生意,你们给他吃了什么?”
  
  几人一听是陆柏老婆,非常不可思议,“谁带老婆出来谈生意?”
  
  “一些兴奋剂而已,不用那么紧张!”
  
  陆小九才不信这些鬼话,架着他出门,丢进了车里,“我早就告诉过你,肯定羊入虎口,竟然不信我,男人都不放过你,岂有此理!”
  
  回到酒店,陆柏依然是一副昏沉的模样,陆小九开了蓬莲头,把他丢到蓬莲头下,“醒一醒!”
  
  十分无情!
  
  他身上的香水味又浓又俗,简直让陆小九十分冒火。
  
  陆柏在蓬莲头下,被凉水一撒,人都清醒了不少,睁着眼睛迷迷糊糊地看着陆小九,“小九,怎么是你?”
  
  陆小九无情地靠着门,看着他淋水,冷冷说,“哦,那你以为是谁,在你身上没穿衣服的美女吗?爽吗?被摸的,我看见她摸你的……小弟了。”
  
  皮带都被解开了,你妹!!
  
  就这么毫无防备,被人强了,都不知道是谁。
  
  “爽!”陆柏笑了笑,重重地点头。
  
  陆小九怒,过去一脚踢他,“再说一次!”
  
  “爽!”陆柏非常激动地点头,冲着陆小九笑。
  
  陆小九愤怒不已,他还敢点头,她拿过蓬莲头冲着小小白冲,“爽吗?”
  
  陆柏捂着裤裆,瞪着小九,双眼雾蒙蒙的,带着一点红,那模样别提多诱人了,陆小九怒,卧槽,难怪有男人对你动手动脚。
  
  她看得也有点面红耳赤,若眼前这人不是她哥,她就想扑上去,生米煮生熟饭再说,就算是她哥,她都想没节操地扑上去吃了。
  
  会被雷劈吗?
  
  陆柏突然不捂着裤裆了,那水流一直冲,支起了小帐篷,陆小九早就发现这小帐篷了,没想到冲凉水这么久,竟然还没下去,还有越来越膨胀的趋势。
  
  “那……可以开大一点。”陆柏冲着小九笑。
  
  陆小九意识到这水流竟然和刚刚女人那只手一个功效,瞬间就炸了,过去又是一脚,“你给我起来,卧槽,气死我了,你竟然让我拿着蓬莲头给你……”
  
  自W这个词,她是说不出来,陆小九脸上炸开了一朵红晕。
  
  “你自己开的……”他还打了一个酒咯。
  
  陆小九关了水,过去拽着他起来,“他们到底给你吃了什么东西,去吐出来!”
  
  这样的小白,太不正常了。
  
  “帮我摸摸。”陆柏非常干净利落地脱了裤子。
  
  陆小九一巴掌打在他脸上,“小白,你傻了,醒一醒啊。”
  
  裤子都脱了,你竟然打我一巴掌?陆柏不高兴了,“我自己摸。”
  
  陆小九瞪圆了眼睛,眼睁睁地看着他把衣服全脱了,当着她的面撸管,陆小九整个人都要爆炸了,倏然转过身子去,第一次很想揍陆柏。
  
  他拼命地喘着气,鼻息粗重,陆小九背后汗毛都要起来了,他的声音,在她背脊上,如过了电一样,娇喘的声音令人面红心跳,陆小九耳朵如染了天边的红烧云,年幼的身体热得受不了,小小的浴室里,像埋了一块炸弹,她为什么还没走,为什么还没走?
  
  没多久,她就听到陆柏长长的喘息声,那阵急促的声音总算过去了。
  
  陆小九深呼吸,“把你的裤子提上。”
  
  “提上了。”陆柏的声音带着一抹笑意,沙沙哑哑的,十分性感,陆小九心跳加速,转过身来,却看到陆柏没提上裤子,正握着小小白耍流氓,陆小九过去就是一顿乱揍,两人牵扯间陆柏突然拽住陆小九两人一起摔在浴室的地板上,陆柏低头,吻住她的唇。
  
  陆小九瞪圆了眼睛,拼命地挣扎,她偷亲过陆柏,可那是非常纯洁的唇贴着唇的清纯亲吻,不像陆柏直接卷着她的唇舌,来一个法式热吻,亲吻间水声啧啧作响,陆柏的手抚上她的胸,几乎本能反应地揉着她的胸,他宛若失了控的野兽,撕开了她的衣服,热情似火地燃烧彼此,把她拉进了一个陌生的深渊里。
  
  原来,这就是小白的吻。
  
  一个属于他们之间,真正的,热情的吻。
  
  不是她小心翼翼地接近,偷吻,是他们之间光明正大地吻。
  
  她多么想回应这一份热情,倘若心里没有秘密,她多想就这么撕碎他的衣服,享受属于他们之间,第一次禁果,她不会后悔,不会遗憾,想把自己全部交给他。
  
  然而,陆小九抬起手,劈晕了陆柏。
  
  少年沉重的身子压在她身上,他的头颅贴在她的脖颈处,一手还覆着她的胸,陆小九躺在冰冷的浴室里,一行眼泪夺眶而出,她拥抱着陆柏,“对不起,小白,你不能爱我。”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