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61章 陆柏的生日-国民男神爱上我 AG手机亚游|开户,火爆ag视讯玩法|HOME,亚游会|优惠

国民男神爱上我

第461章 陆柏的生日

安知晓2017-5-10 1:39:46Ctrl+D 收藏本站


  “你肯定忘了,我是一名外科医生。”陆小九说,“半年前切了三分之一的肝脏,半年后,应该全部长回来了。肝脏有再生能力,你的病例显示,五年前,你的肝脏就少了三分之一,你的肝脏去哪儿了,你什么时候动的手术?”
  “记不清了。”
  “你自己的肝脏,怎么会记不清?”
  “小九,我已经很多年,没看到你这么激动过了。”陆柏淡淡地看着她,“大大小小的手术,我动了那么的次,我怎么记得请,你知道了,又如何?”
  “你为什么会有肝病?你的身体一直都很健康。”陆小九说。
  她总算想起来,什么时候开始陆柏身体不好了。
  他被逐出C国后,几年后,他们在迪拜见面,他就一直病怏怏的,那时候他说,他受过伤,还没痊愈,然而,之后的每一次见面,他都是一副重伤未愈的模样。
  “我年幼时和中东谈判中了圈套,腹背受敌,中了三枪,一个人在沙漠行走三天才被找到,热毒进入身体,影响了肝脏,就是这么简单一件事。”陆柏淡淡说。
  陆小九蹙眉,这件事她当然知道。
  因为是她在沙漠里,发现了陆柏,并通知了烽火集团的人。
  “你……”陆小九看着他。
  陆柏问,“怎么突然关心起我了?”
  陆小九心里百感交集,刚刚看到病例时,她竟然有一种荒谬的猜测,转念一想,怎么可能呢?她真是想得太多,陆小九看着他,抿唇不语,烽火集团一直在给他找合适的肝源,却一直都没匹配的,他们是兄妹,又是一个样的血型,他怎么从不问她?
  “你想要的答案,你也得到了,小九,就此别过。”陆柏转身离开。
  陆小九看着他的背影,进入了人群,格外的矛盾。
  这十年来,每一天,她都在等着和玲姨的约定到期,她要手刃陆柏,为天一,为爸爸报仇,她恨陆柏,恨之入骨,可真正听到他要死的消息,她心里并不痛快。
  她爸妈过世了,她和家族几乎断了联系,除了每年回去扫墓,她已不和家族任何人联系。
  陆柏是她仅剩的手足。
  倘若陆柏也走了,她就真的孤家寡人了。
  “小白,生日快乐。”
  哪怕他看起来,一点都不快乐。
  每一年,他的生日,她都不曾忘记。
  C国。少年时。
  天朗将军联系了A市一家医院的院长,发出邀请函,让玲姨到医院交流学习半年,玲姨接到邀请函后就知道是天朗将军的安排。
  “为什么要把我送走?”
  “陆咏既然想杀陆柏,他对谁都不会有怜悯之心,你先出去避一避,这件事叫给我们来处理,阿玲,这么多年,你已经受够了,别再为了我们的事情操心,去A市,好好地工作,我会照顾陆柏,他也是一个可怜的孩子,我不会迁怒于他。”
  “你想怎么做?”玲姨问。
  “你不用管了,总之,我不会伤害陆柏,我也不会让陆咏再伤害他。”天朗将军看着玲姨,“相信我,你也不想陆柏永远都用天一的身份活着,也不想他遇到不测。”
  “你的病已经那么严重,如果我走了,我们就是最后一次见面。”
  “这里的事情很快就能处理好,你别太过操心,我会处理好所有事情。”天朗将军说,“通讯这么发达,我们会经常见面的。”
  玲姨这么多年来,一直都很相信天朗将军,她答应了他的计划。
  玲姨心不在焉地出了医院,正好遇上来医院看天朗将军的陆柏,她把陆柏喊到一旁来,轻声问,“你身体怎么样,可有一点不适?”
  “我挺好的,没什么事情,肝脏总会长回来的。”陆柏说。
  玲姨点了点头,“就算这样,你也要注意自己的身体,这几个月一定要好好保养自己的身体,不能太劳累,也不能有剧烈的运动,知道吗?”
  “是,我知道。”陆柏说,他看着她,“玲姨,你怎么了,眼睛这么红?”
  “我要去A市一家医院学习半年,可能半年没办法回来了。”
  “这时候?”陆柏诧异极了,天朗将军的身体一日比一日差,已到了最差的阶段,正需要人陪,也需要朋友鼓励,这时候妈妈去国外交流学习?
  玲姨每一年的交流学习,都安排在暑假,她带着陆柏去玩后就会开始去别的地方交流学习,平时舍不得离开儿子,这时候离开,肯定是天朗将军的安排,为什么?
  他怕妈妈出事吗?
  “嗯,你好好照顾自己。”玲姨说。
  眼前的孩子,是她的儿子,若不是天朗将军说,她根本就不会发现,天朗将军说了,她也渐渐地发现端倪,也只有他**捐肝,小九才不会出现严重的排异现象,他们有血缘关系,又是一个血型,天一和小九怎么可能那么符合竟然能做捐肝手术呢。
  陆柏点了点头,“你什么时候走,我送你。”
  “不用,多陪陪他吧。”玲姨说,含泪离开医院。
  楚凛兴致勃勃地问陆柏,“你生日就要到了,今年要怎么庆祝?”
  “你脑子坏掉了,我现在顶着天一的身份,怎么庆祝生日?”陆柏忍不住吐槽,“你能不能有一种我已经死了的意识。”
  “就算顶着天一的身份,我们也能悄悄庆祝,又不是要宴请客人,就我们四个人帮你过,生日还是要庆祝的,你忘了我们C国的传统吗?”
  穆凉好奇,“C国生日有什么传统?”
  每一次他们生日,穆凉都奇迹般的有闪避功能,竟然没能参加过一次传统的C国生日仪式。
  林景生说,“C国有一个古老的传说,生日是一个人的劫难日,所以,每年的劫难日都要向守护神祈祷,穿着白色的衣服,代表初生的纯净。并吃一个红鸡蛋,寓意度过劫难,红红火火,来年一帆风顺,如果没有祈祷,没有吃红鸡蛋,这一年就会过得非常坎坷,所以,每一个人的生日都要庆祝。”
  “这么古老的仪式啊。”穆凉十分嫌弃,“一块蛋糕就庆祝算了,这么麻烦。”
  “那不行,我们C国寿星一定要剥鸡蛋的。”
  “去我家庆祝,我家没人。”穆凉说,他一个人住在C城,妈妈偶尔才过来一次,比较自由。
  陆柏并不想庆祝,今年生日,妈妈不在身边,天一又死了,他还被死亡阴影笼罩着,根本没有庆祝生日的意思,穆凉说,“既然你们有这种传统,一定要好好庆祝。”
  “就是,我一直觉得你今年如此倒霉,就是因为去年你生日的时候,红鸡蛋被阿生给吃了。”
  “这也能怪我?”林景生大呼冤枉,“明明是掉在地上他不肯吃。”
  “我怎么才发现你们这么迷信?”穆凉说,“我竟然和一群异类当朋友,真是有损我的品味。”
  “你别说啊,这和迷信没关系,每一个国家都有自己的传统,否则,西方人生日为何要吃蛋糕,我们要尊重彼此的传统。”林景生说,“就这么决定了,去穆凉家过生日。”
  “谁做饭?”
  众人一致看向穆凉。
  穆凉,“……你们帅,你们说了算。”
  陆咏这段时间,过得非常焦虑,他说出陆柏是他儿子的秘密后,一直担心被报复,却一直都没听到勒索,报复,也没有丑闻,这件事仿佛无声无息地过去了。
  陆庞知道,这种事情,不可能会无声无息地过去的。
  陆家准备好了面对一次丑闻的冲击。
  陆庞说,“你只说陆柏是你的儿子,并没有说是因为你犯罪生下的孩子,为了孩子的名誉,方玲一定愿意配合你,你和她谈一谈,如果有一天真的爆发丑闻,让她承认,是她年轻时勾引你,背叛陆俊,这才有了陆柏,你只不过年轻气盛经不起诱惑才会犯下错事,当年你没订婚,没恋爱,这件事就算爆发了,舆论方只会指责方玲,没有人会指责一个年少被美女诱惑的少年,这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陆涛也知道了这件事,不得不说,他们兄弟三人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家族的利益,陆涛的想法和陆庞不谋而合,“这是减少我们家伤害,最好的解决办法,就算影响大选,也是很小的影响,可若是你犯罪的事情爆发,你就和首相之位错肩而过。”
  陆咏说,“这太无耻了,我怎么和方玲开口?”
  “当年你犯下这些事情的时候,怎么就没想过无耻这件事。”陆庞说,“过去的事情不提了,错了就是错了,做人要学会止损,把损失降到最低,你必须要和方玲谈一谈。”
  陆咏知道,这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可他也很清楚,当年,他是故意的,方玲也知道,他是故意的,让他去逼方玲,素来要面子的陆咏面子放不下,“她未必肯。”
  “她必须肯,否则,她儿子的名誉会毁于一旦。”
  “陆柏已死,就算她承认,陆柏也不会有什么好名声。”陆咏说,“所以,当初就不应该杀了陆柏,有了陆柏这条软肋,才能让方玲改口,如今陆柏死了,她不可能会同意。”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手机请访问:http://.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