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66章 我那么爱你-国民男神爱上我 AG手机亚游|开户,火爆ag视讯玩法|HOME,亚游会|优惠

国民男神爱上我

第466章 我那么爱你

安知晓2017-5-10 1:40:8Ctrl+D 收藏本站


  她跪在陆咏的尸体旁边,脑海空白,几乎哭不出声音来。
  “谁做的?”陆小九听到自己空无的声音。
  陆庞说,“我们会对外宣布,是死士做的。”
  “谁做的?”
  “小九,别问了,你不知道的好,天朗将军也被杀了,他们的尸体就隔了几米远。”
  陆小九想到了突然回来的陆柏,看到了陆柏血迹斑斑的手,再看到陆咏被打得血肉模糊的半边脸,多大的仇恨才能让一个人,活生生地用拳头,把一个人的脑袋打得血肉模糊。
  我杀了你爸爸。
  陆柏说。
  陆小九一阵晕眩,根本站不住脚,她如万箭穿心,陆柏没死的喜悦,被冲得一干二净,脑袋木木的,“是小白做的?为什么?”
  陆庞说,“你爸临死前的遗愿,放过陆柏,不要追究这件事,我们尊重他。”
  陆小九倏然站起来,握紧了拳头,他爸爸死前,竟然护着陆柏,可陆柏,却残忍地活生生打死他,为什么?她要去问一问,究竟为什么?
  陆小九永远都忘不了,那个黑色的礼拜,对她而言,就像是一场浑浑噩噩,永远不会醒来的噩梦,她想去问陆柏,为什么要杀害她的爸爸,却看到陆柏残忍地枪杀了天一。陆庞说,天一执行任务回来,得知天朗将军被杀的事情,来找陆柏询问,双方起了争执,都拔出了枪,陆柏最终杀了天一。
  大雨磅礴,冲刷着天地,陆小九抱着天一渐冷的身体,声音哭得沙哑,她根本没有时间悼念天一,因为陆咏死亡受了刺激的姚芳,吞药自杀,被送到了急诊室。陆小九在急诊室外守了三天三夜,林景生巧妙地借着天家人的手,找了刚执行死刑的囚犯尸体代替,瞒天过海火化了尸体。陆小九三天三夜都守着急诊室外候着姚芳没有来得及送天一最后一程,最后,姚芳没有度过危险期撒手离开。
  这几天的C城,天气就像陆小九的心情,灰蒙蒙一片,阴沉至极。
  陆柏楚凛等人听到姚芳过世的消息,也吓了一跳,陆柏整个人都懵了,没想过一件事情,牵扯出那么多事情,小九一夜之间,失去了所有。
  父母,爱人,成了孤儿。
  “你不要责怪自己,陆咏是天朗将军杀了,你不动手,他也会死。”林景生说。
  “你这么说,会让我好过点吗?”
  短短几天之内,陆小九接二连三地失去了最亲最爱的人,整个人都变得恍惚,行尸走肉,天天在重复一句话,小白,为什么?
  小白,为什么?
  陆庞已把陆小九当成了弃子,不管不顾,他所有的心思都在忙着大选,要挑选效忠自己家庭的人当首相,顾不上半痴呆的陆小九。
  林景生和亲王申请了留学,楚歌也意识到心狠手辣的陆庞不可能这么简单地放过陆柏,陆柏和楚凛又情同手足,孩子又冲动,就算陆庞放过他,他都不可能放过伤害陆柏的人,最后会两败俱伤,他安排人手,火速送几个孩子出国。
  “我要去看看小九。”陆柏说,“我不能就这么走了,一句告别都没和她说。”
  “阿柏,早走早好,陆家的人不会真的放过你,等陆庞真的空出手来,他就会收拾你,只有死人不会说话,你知道吗?”
  “我要去见小九。”陆柏说。
  医院里。
  只有两名警卫员守着陆小九,陆家的人,一个都没有。
  陆渊和陆小九感情最好,那件事后没多久就被送到军营,对这件事一无所知,陆家生下的几个孩子倒是经常来看陆小九,可晚上,几乎都是陆小九一个人待在医院里。
  警卫员没有限行,他是凶手的事情,陆家不少人知道,警卫员却不知道。
  穆凉在外面等着他。
  陆小九没有在床上,她卷缩在房间的角落里,抱着膝盖,那是一种典型受虐后保护姿态,目光空白。
  “小白,为什么?”
  “小白,为什么?”
  除了这句话,再无其他。
  陆柏心如刀绞,他从未怨过陆小九,哪怕知道陆咏要杀他,一头雾水,也从未迁怒过陆小九,他们的感情太深厚了,从小到大,陆小九都是他的朱砂痣,她皱一皱眉,他都会心疼至极,他不舍得伤害陆小九一根头发。
  从小发誓,他要好好守护她。
  到最后,却把她伤害得体无完肤。
  小九像是疯了。
  “小九……”他不敢靠近陆小九,怕刺激到她,就在她不远处,轻轻地蹲着,林景生找人做的鉴定出来了,他和陆咏的确是亲父子。
  难怪,他和陆小九一个血型,难怪,不做任何检查,临时捐肝,陆小九和他完全契合,并无排斥,因为他们是世上最亲的手足。
  他们的DNA相互融合。
  多么残忍的真相。
  小九……你知道吗?
  你知道,我是你哥哥吗?
  你一直当我是你哥哥,最后,我真的成了你哥哥。
  “小九,对不起。”
  他没办法告诉陆小九,陆咏要杀他,却错杀了天一,为了天一的遗愿,他假扮天一,他没办法告诉陆小九,如果要告诉陆小九,就要告诉他当年陆咏犯下的罪,对父亲的崇拜和尊敬,对天一的爱已是小九心里,仅剩下的美好,如果连这些都毁去,小九就真的毁了。
  “小白,为什么?”
  “小白,为什么?”
  她像是一个疯子,不断地重复这句话,眼神却没有焦距,医生说,她害怕和人接触,她害怕……听到枪声,她害怕,进入她独自空间的人。
  小九疯了。
  陆柏看着她的眼神,那么清晰地意识到这件事。
  难怪,陆家把她当成了弃子。
  她失去了所有的一切。
  “小白,为什么?”
  陆柏过来,轻轻地碰触陆小九,她突然抽搐了一下,躲开他的手,陆柏忍住心里的悲伤,“别坐在地上,地上凉。”
  他抱着陆小九,抱到床上,他知道,小九一定恨他。
  换成是谁,不恨他呢?
  就算感情再深,亲如手足,在她看来,他害死了她最爱的天一,害死了她的父母,这种不共戴天之仇,小九若不恨他,那就不正常了。
  偏偏,他有苦说不出。
  “小白,为什么?”
  她疯了,却依然执着为什么,喊着他的名字,可想而知,这件事的伤害,对她来说是毁灭性的。
  陆柏说,“小九,忘了我,别再执着为什么,你想杀我,等你好了,我随时等候,你要振作起来,不要放弃自己,我要走了。”
  陆柏万般不愿在这时候离开陆小九,却没有一点办法。
  “我要走了。”陆柏说,“你一个人,好好地……”
  一句话没说完,陆柏突然觉得胸口一麻,接着传来一阵剧痛,他瞪圆了眼睛,目光缓缓往下,一把匕首,插在他胸口正中间,小九的手紧紧地握着匕首,陆柏目光缓缓往上,对上了她冰冷的眼神,里面映出了苍白的自己。鲜血染红了白色的衬衫,小九的指尖轻轻地颤抖,眼神却冷锐如刀。
  陆柏的胸口,传来剧痛,他微微一笑,看着她的眼光,温柔至极,“真好。”
  她像是一个鲜活的人,不再是一个疯子。
  真好。
  他果然是她的良药。
  看吧,仇恨能让一个人,拥有无穷的力量,战胜病魔。
  “为什么?”陆小九的声音冰冷如霜,“为什么要杀我爸,为什么要是杀天朗将军,为什么要杀天一,为什么要杀天一,天一做错了什么?”
  “错的……只有我。”陆柏说。
  没有人做错什么,错的,只有他。
  他一出生就错了。
  他原本就是一个错误,生命不应该得到延续,是妈妈不舍得失去他,才会让他的生命得以延续,这本身就是一个错误了。
  小九的手,用力往里一送,匕首又深了一点,鲜血不断地涌出。
  “疼吗?”
  “疼!”
  “陆柏,你也知道疼吗?你知道什么是疼吗?”
  “我一直都知道。”
  “是吗?我爸死的时候,你知道我多疼吗?天一死的时候,你知道我多疼吗?我妈妈死的时候,你知道我多疼吗?我一个人守着妈妈,无数次祈祷上苍不要那么残忍,你知道我多疼吗?我甚至连天一最后一面都见不到,你知道我多疼吗?陆柏,你这个魔鬼,为什么?你让我失去所有,家破人亡,你至少告诉我,为什么?”
  陆柏体会到比万箭穿心还要深刻的疼痛。
  哪怕到了这地步,小九依然想要一个解释,想要一个,不恨他,不杀他的解释。
  如果有人伤害了他妈妈,不管是谁,他不需要解释,一枪解决。
  小九竟然,哭着要一个解释。
  一个苍白的解释,能弥补她所有的失去,能抚平她失去一切的痛苦吗?
  “我爱你。”陆柏的脸色越来越苍白,失血过多,脸色白得透明,陆小九猛然一怔,她竟然是第一次听到陆柏说爱她,他从小就那么会隐藏,就算爱,从不说,自卑也好,傲慢也罢,想听一句我爱你,她以为要等一辈子的时光,陆柏轻轻地说,“我那么爱你。”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手机请访问:http://.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