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89章 我们的往事 2-国民男神爱上我 AG手机亚游|开户,火爆ag视讯玩法|HOME,亚游会|优惠

国民男神爱上我

第489章 我们的往事 2

安知晓2017-5-10 1:41:50Ctrl+D 收藏本站


  廖梦影看着他们,沉默不语,或许,只有陆小九敢这么对陆柏吧。
  上一次楚凛这么对陆柏,下场可不怎么好。
  陆柏吃过陆小九制定的营养餐,因为口感的问题,没吃多少,陆小九很不满,陆柏说,“我不饿。”
  “肾虚吧。”陆小九说,“去睡觉。”
  正好十点。
  陆柏躺在床上,睁着眼睛睡不着,陆小九虎视眈眈地坐在一旁,陆柏说,“小九,你这么看着我,我更睡不着啊。”
  求放过!!
  陆小九说,“你的生物钟太紊乱,你必须要调整过来,睡着睡着就习惯了。”陆小九淡淡说,“闭上眼睛。”
  卧室里很安静,只能听到彼此的心跳声,楼层太高,一点噪音都没有,微风吹拂,简直是一个令人入眠的好状态,陆小九闭着眼睛假寐。
  陆柏睁着眼睛,刚要说话。
  陆小九,“闭嘴,睡觉。”
  “真是睡不着。”陆柏说,被她一直盯着也是一种折磨,“给我一片安眠药吧。”
  “不行。”陆小九睁开眼睛看着他,夜色中,陆柏的眼睛颜色很深,像是安静的湖泊,陆小九深深地看到他的眼睛里,“你在想什么?”
  想睡你!
  陆柏心想,他说,“想我们的往事。”
  “那没什么可想的。”陆小九说,他们心有灵犀,几乎都不提起往事,一提起往事,陆小九总会失控,她忘不了浑身是血的天一,她忘不了,血肉模糊的陆咏,她忘不了,死不瞑目的妈妈,又太多的事情她不能忘记。
  “小九,你……”陆柏深呼吸,“你什么时候知道我是你哥哥。”
  “这重要吗?”
  “对我来说,很重要。”陆柏说。
  “我爸爸死后,大伯放过你,我不知道为什么,他告诉我的。”陆小九说了谎,她也不知道,为何她要说谎,可有些事,她无法说出口。
  夜深人静,真是一个聊天的好时机。
  这么多年,她一直都没有机会和陆柏,好好地聊天。
  每次见面,不是生死一线就是神志不清,在咖啡馆时,每一次都是针锋相对。
  若是没有玲姨的承诺,绑住她。
  她想,她早就杀了陆柏。
  在沙漠时,她就会看着陆柏,失血过多而死。
  陆柏心里隐隐有失望,却也知道,这才是真相。
  “至少,回忆起来,并不全是悲伤。”陆柏说,他双手交叠放在腹部前,“少年时,我知道我身份特殊,从小背着战士遗孤的光环,一路享受特权,许多人不服,却看不到我的努力,不管我和你感情多好,多么青梅竹马两小无猜,陆咏看我的眼神总是充满了厌恶和疏远。我一直都不懂为什么,小孩子的心是很敏感的,他很清楚谁喜欢他,不喜欢他。后来,我一直都是为了博得陆咏的喜欢比别人付出更多的努力,我知道自己不擅长格斗,不擅长枪械,所以我所有的时间都花在学习上,希望能走一条不一样的路,你总是问我,为什么那么介意他的看法,我能不介意吗?我想娶他的女儿,当然要得到他的认同,可得到他的认同,真是太难了。你知道我,我很有心思,总是有意无意地提起自己在学校拿到的一些奖项,殊荣,我总以为可以得到他一点点肯定的眼神,可总是得不到。然后,我就明白了,不管我多努力,他永远都看不上我,我和你永远都不会有结局,C国上层社会有上册社会的法则,我想要出人头地,凭自己的努力,凭着阿生和楚凛的人脉,至少也要等我三十岁后,而你,那时候早就婚配了。”
  陆小九静静地看着他,她知道陆柏喜欢她,是从那一次陆柏喝醉酒后,她无意中知道的,她想,这辈子,她都不会忘了狂喜和感恩。
  最美的事情莫过于,你喜欢的人,正好也喜欢你。
  “我是不是特别蠢?”
  “是!”陆小九说,“我爸并不知道你是他的儿子,一直到玲姨去求他救你,就是你被陷害的那一次,他从小到大不喜欢你,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陆柏冷笑,他当然知道为什么?
  “你大伯是怎么解释,我是他儿子这件事的?”陆柏问。
  陆小九说,“玲姨年轻时和陆俊叔叔订婚后,爱上了我爸爸,两人情不自禁偷吃禁果,后来陆俊叔叔为了救他而死,爸爸觉得对不起陆俊叔叔,从此就断了和玲姨的联系。”
  “放……”陆柏咬了咬唇,“哦!”
  放屁!简直一派胡言,小九也就这么信了。
  是啊,谁会相信自己慈眉善目的爸爸,是一名罪犯呢?
  陆庞所说的比他所想象的,要委婉得多,他就猜测到会把一切都推到他妈妈身上。
  “陆柏,我爸的确做错过事,可他罪不至死,他只不过是爱上了不该爱的人,他并不知道玲姨有了你。”陆小九说,“若是他知道,他不会不负责任的。”
  “现在说这些,有意义吗?”陆柏问。
  “是,一点意义都没有。”陆小九说,“为什么,你一直都不肯解释?是无法解释,还是心虚?”
  “随你怎么想吧。”陆柏说,“这件事情,也没什么可解释的。”
  “没什么可解释的?”陆小九愤怒地看着他,“你害死了那么多人,一句没什么可解释就结束了?天一那么年轻,他本来会有更好的前途,他不曾做错过任何事,你为何要杀他?”
  “我是自卫。”陆柏说。
  陆小九冷笑,“所以,这么多年来,你就靠这个借口在安慰自己,会让你好过一些吗?”
  陆柏沉默。
  “陆柏,曾经我以为,我和你一辈子都会好好的,哪怕和别人组成家庭,我们应该也是住在相连的街区,我对天一的信任,都不如你。我曾经对你毫无条件地信任,毫无防备的信任,还记得我在海滩上和楚凛说的话吗?我以为这辈子我都不会动你一根手指头,结果我一把匕首,插到你的心脏里,怕你不够疼,还往前送了送。我曾经以为,不管你对我做什么事情,我都可以饶恕,我曾经以为,陆柏不会伤害我,这辈子都会好好地呵护我。事实证明,我是多么的天真可笑,陆柏,你给我上了人生最惨厉的一堂课,差点令我对这个世界都失去了信心。”陆小九鼻尖有点发酸。
  她每说一句话,陆柏的心脏就疼一下。
  在他们最天真美好的年龄里,彼此依靠,彼此信任,他们以为那就是天荒地老。
  殊不知,命运残酷,天荒地老也有尽头。
  陆柏心思纷乱,陆小九走出卧室,他睁眼看着窗外黑暗的景色,心里痛得窒息,陆小九端来一杯饮料,沉声说,“喝了它。”
  黑漆漆的液体,看着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这是什么?”
  “你的命都是我的,我让你喝什么,重要吗?”陆小九问。
  陆柏笑了笑,“是啊,不重要。”
  她的鼻息,她的气息围绕在他的鼻尖下,那是一种令他眷恋的氛围,哪怕她递过来的是一杯毒品,他也会毫不犹豫地喝下去。
  陆小九坐在一旁看着他,陆柏喝了饮料后,闭上眼睛,没多久就觉得有点困倦了,意识有点沉,沉到他有一种沉睡在柔软的沙子上的错觉。
  渐渐的,沉浸在黑暗中。
  陆小九拉着被子盖着他,调高了中控,走出房间,楚凛拿着一份文件匆匆而来,陆小九拦住了他,“陆柏睡觉了。”
  “这么早?”
  “十一点了。”陆小九提醒楚凛,不早了。
  楚凛,“……”
  他们都习惯了陆柏工作到凌晨三四点,不但是陆柏,他们全部工作到凌晨三四点,哪怕天天香车美人的林景生也不意外,他们能创造出一个烽火集团,真是恨不得一个人劈成两个人用。陆柏身体特殊,他们并不同意他那么拼命,可偏偏,没人能说得通。
  陆柏比他们都固执得多。
  “是啊,不早了。”楚凛颇为欣慰,突然觉得自己的决定果然是明智的,陆柏若是每天都按时睡觉,烽火集团的医疗组肯定会庆祝的。
  “小九,这些年来,阿柏心里,比谁都苦。”楚凛说。
  “现在来洗白,是不是晚了一点?”陆小九把杯子放到一旁,从头到尾,陆柏什么都不曾说过,“不觉得可笑吗?”
  “我没有洗白。”楚凛说,“他多爱你,或许,你根本不知道。”
  “爱我,就是把所有爱我的人,全部杀掉?”陆小九尖锐反问,“楚凛,你三观从小就有问题,没想到,现在更加变本加厉!”
  “随你怎么说!”楚凛说,转身离开。
  陆小九却失眠了。
  她睡在陆柏的隔壁,却始终睡不着,索性到厨房,也给自己煮了一杯安神茶,她看到了客厅白色的桌子下面有一本相册,陆小九认出那本相册,当年在陆柏家,她经常看得到,这本相册里,有很多回忆,陆小九翻开相册,前面所有的照片,都是她曾经见过的。
  包括她的照片。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手机请访问:http://.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